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谁动了我的大盘鸡?

孙翔在外卖平台上订了一份大盘鸡。
讲道理,人嘛,每过那么几天都会有一种想吃得不得了的食物在脑海里旋转跳跃不停歇,让人沉醉,让人痴狂,让人魂牵梦萦,还让人肝肠寸断。
而我们的翔er,就是在上午训练快结束的时候,突然想食大盘鸡。
孙翔坐在电脑前,透过屏幕上的灼灼岩浆,看到了一盘大盘鸡。在已经饿出幻觉的孙翔的眼里,沸腾的岩浆就像是那浓郁芳香的汤汁,而那些作为落脚点的石块就是炖煮酥烂的鸡肉。
孙翔在大盘鸡的世界里如痴如醉地徜徉,全然不顾一叶之秋究竟被岩浆烧死了几个来回。
于是乎,回过神的孙翔一边吸溜着哈喇子,一边果断打开外卖APP,订了一份大盘鸡配米饭。
离轮回训练基地最近的一家卖大盘鸡的店在两公里开外,显示预计送餐时间34分钟。
孙翔看了一眼时间,距离训练结束还有半个小时,这就表示在训练结束后,他还能有四分钟时间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以最完美的姿态,投入大盘鸡的怀抱。
哎呀,日子过得美滋滋呀。
孙翔几乎是数着秒熬过了接下来的十五分钟,而接下来更加煎熬的十五分钟,孙翔是在经理的办公室里度过的。
是不是所有的领导(包括老师)都喜欢在临下班的前几分钟里,变着花样地搞出些幺蛾子来?
满脑子都是大盘鸡的孙翔非常乖巧.jpg地坐在椅子上放空着自己,什么团队建设什么队内风气什么广告代言,你摸着自己的左柰子说!这些破事儿有大盘鸡重要吗!!有吗?!!啊?!!!
孙翔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一样,焦躁的每隔一分钟就要低头看一眼手机,等待着那位名为大盘鸡的男孩的消息。
经理早就注意到了孙翔的小情绪,并且不负众望地会错了意。经理会错意的结果,就是跟孙翔一起被叫到办公室的周泽楷和江波涛都已经手牵手朝着通向食堂的康庄大道上一路狂奔了,他却还得留在那儿,跟经理继续谈心。
“孙翔啊,这里没外人,有啥不开心的事,可以跟我说说嘛。”
“我没有不开心啊。”
“那就是闹小情绪了?”
“我没有闹小情绪!”
“是不是吴启他们又欺负你了?”
“我没有被欺负!”
“……等等,为什么在你眼里我是被欺负的那个啊?!”
“我看你刚刚心不在焉老是看手机来着,你实话跟我说,你是不是恋爱了?”
“我、我……”
一时语塞的孙翔不知道该做何表情,只好低头又看了一眼时间,恰逢外卖送达的提醒弹了出来,孙翔也顾不上那么多,当即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边嗷嗷叫着“我的大盘鸡————”,一边手舞足蹈地狂奔着冲了出去。
心灵沟通被强行打断了的经理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着孙翔远去的背影,由衷地觉得这位姓大的姑娘可真有魅力。
然而等孙翔哦啦哦啦地冲到楼下门卫室准备迎接他心爱的大盘鸡时,却扑了个空——门卫赵大爷啜了一口茶,慢悠悠地把一塑料盒子白米饭递给了他。
脸上写满呆滞的孙翔看看赵大爷,又看看手里的饭,最后又看看赵大爷:“大爷,那个,就是,我的大盘鸡呢?我那么大一盒大盘鸡呢?”
“啥大盘鸡?”赵大爷愣了一下,“我泡茶回来的时候,就只有盒白饭放在这儿。”
“……大爷哇——你好好想想哇——”孙翔差点儿就要扑过去抱着赵大爷的大腿使劲摇了,还好赵大爷的话及时阻止了孙翔继续卖蠢:“不过我好像有看见小江拎了个塑料袋往大楼里走啊,就是离得太远了没看清是——诶,小孙你去哪儿啊?”
孙翔狂奔着回到了训练室,刚一进去他的狗鼻子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鸡肉香气。
江波涛坐在旁边休息用的沙发上,手里拿着筷子,面前放着一盒子香气四溢的鸡肉。
“咦?翔er你不去吃饭吗?”江波涛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块疑似鸡翅骨的骨头吐在了桌上的餐巾纸上。
孙翔静静地盯着吃鸡的江波涛,在看到他又一次将罪恶的筷子伸向了自己的大盘鸡时,孙翔爆发了:“卧槽!好你个江波涛!平时吃吃我的大白兔也就算了!结果居然连我的鸡也偷吃!哇——我真是看错你了——”
就在孙翔的正义小拳拳即将捶爆江波涛胸口的时刻,野生的周泽楷出现了。
面对自家副队长突如其来的危机,周泽楷当机立断地把手里的冰可乐塞进了孙翔的后脖颈里,成功地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
“孙翔你什么毛病?!”因为一块鸡肉而险些嗝屁在自家人手里的江波涛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想跟我们一起吃鸡你就说啊?”
“哇,队长和副队联合起来偷吃队员的大盘鸡,这队伍没法呆了,我要离队出走——”孙翔坐在地上,分外委屈。
“什么大盘鸡?”江波涛一脸智障,“我跟小周点的是黄焖鸡。”
“……哈?黄焖鸡?”孙翔瞪大了眼睛凑过去在那盒鸡肉上使劲儿嗅了嗅:没错!这味道!是黄焖鸡!不是大盘鸡!
结果误会是解开了,孙翔也抑郁了。
“我的大盘鸡,我的大盘鸡去哪儿了……副队,你说它能去哪儿呢?它连腿都没有……”孙翔坐在地上开始干嚎,周泽楷配合地递过去一张餐巾纸,江波涛则夹了一块黄焖鸡递过去:“要不,咱仨一起吃?”
孙翔看了看江波涛送到眼前的鸡肉,扁着嘴不情不愿地一口吃掉了,然后他嚼着鸡肉振振有词:“不行,黄焖鸡是黄焖鸡,大盘鸡是大盘鸡,我要我的大盘鸡!”
江波涛看着这个刚刚白嫖了一大块黄焖鸡的一米八几的巨婴坐在地上无理取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累。
周泽楷拍拍他的肩,聊表安慰。
靠着撒泼打滚又白嫖到了好几块黄焖鸡的孙翔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喂,是孙翔先生伐?我是送外卖的。是这样的,刚刚您点的那份大盘鸡啊,鸡和饭是分开放的,店家也没拿个塑料袋捆一起,结果我这边一忙起来就只把饭给您了,您的鸡还在我这里呀,我五分钟之后再给您送过去,您能到门口来拿一下伐!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下次注意。五分钟是吧?我马上去门卫室等着。”大盘鸡的失而复得,搞得孙翔简直快要喜极而泣了——如果外卖小哥没有补上后半句的话:“哎呀,顺便你们队长在不在呀?我是他的粉欸,可以帮忙要个签名伐?要是江副队在,一起签了就更好了呀。”
“……不好意思,他们没空,他们的黄焖鸡外卖丢了,现在正到处找呢。”
孙翔做了一个深呼吸,冷静地说。






【想食黄焖鸡【倒地】

评论 ( 34 )
热度 ( 1288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