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周泽楷死了。

就算“被神明所眷顾的英雄”的名号在人们的口中传颂了千遍,然而肉体凡胎就是肉体凡胎,再流弊的人类也经不住恶龙的一爪子。

那道狰狞的伤口撕开了他的前胸,差点儿就可以将他的身体劈成两半,模糊的血肉里掺杂着白森森的碎骨。他几乎是泡在自己的血里死去的,死的时候甚至还睁着眼睛,不过现在那双被吟游诗人赞颂为“星夜之湖”的眸子里死寂一片,再也不会有任何一颗星星停留在他眼中了。

死相可真难看。

周泽楷绕着自己的尸体走了两圈,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一只苍蝇慢悠悠地盘旋着落在了自己的尸身上。

喂,过分了喂,我才死了几分钟而已喂。果然赞美诗里所说的“英雄在玫瑰的簇拥下死去,繁星将他引往神的身边”都是骗人的吗?

周泽楷颇为郁闷地蹲在旁边,企图用手将那只在他伤口上爬来爬去的苍蝇赶走,然而不管他怎么驱赶终归是徒劳。

因为他已经死了。

虽然周泽楷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是什么——鬼魂?幽灵?——反正人类的他的确是死了。

人们所敬仰着的那颗最耀眼的明星陨落在恶龙的巢穴,没有娇艳的玫瑰,没有圣洁的赞美诗,也没有扇动着翅膀的光屁股蛋天使,只有苍蝇在他的身躯上爬来爬去。

更多的苍蝇被血腥气吸引过来了。

周泽楷抱着膝坐在自己的尸体旁边,盯着最初的那只苍蝇在一通乱爬之后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停了下来,那里本该有一颗心脏的,然而现在支离破碎的它已经和碎肉断骨混在一起,乱糟糟地堆积在他的胸腔里。

周泽楷确信,现在就算把张新杰找来,他也没法分清究竟哪块是心脏,哪块是其他的什么器官。

死相可真难看。

周泽楷忍不住又嫌弃了自己一遍,然后他听见有什么人在背后叫他。

“小周……?”

江波涛站在周泽楷身后,与他一齐低头看着周泽楷的尸体,世界突然静默得就连风吹过的声音都没了。

完了,他要难过了。周泽楷将自己蜷缩起来,不敢回头去面对江波涛,然后他听见了水滴砸落的声音。

滴答,滴答。

是你在哭吗?周泽楷最终还是控制不住地转过了头,别为我哭泣。

江波涛没哭 ,他就站在那儿,像是灵魂被抽离了似地站在那儿,脸上的表情平静得仿佛是他踏入了死亡。鲜血顺着他的指尖滴落在地上,血滴逐渐汇聚成血洼,最后它与周泽楷身下的血泊交汇在一起,共同鸣奏出了心的悲泣。

滴答,滴答。

周泽楷张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其实说出来又能怎么样呢?他又听不见了。

因为我已经死了啊。

 

周泽楷躺在木柴搭建的简陋焚化架上,宁静地仿佛只是睡去。

江波涛沉默地为他献上一支玫瑰,和最后的两滴眼泪。

一滴落在他惨白的脸颊,一滴落在他破碎的心口。

周泽楷站在江波涛的身边,看着熊熊大火吞噬了他的尸体。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烧掉真的不是什么很好的感觉,于是周泽楷只好转头去看江波涛的侧脸。

江波涛只是平静地站在那儿,凝望着在火焰中沉睡的他,固执地不肯眨一下眼。

 

这场伐龙的可笑战役让江波涛失去了周泽楷和一只眼睛,他的左腿好像也落下了毛病,稍长的奔波就会让他疼痛不止。

然而,伤得最重的还是他的心。

但生活还是要继续。

周泽楷跟着江波涛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城镇,看着他在人前淡淡地笑,又在人后陷入巨大的痛苦。江波涛睡得越来越少,因为他害怕自己在某次午夜梦回后,会忍不住用周泽楷留下的枪打碎自己的脑袋。可惜江波涛没有勇气去主动拥抱死亡,于是他只能在日复一日的悲伤中不断地用回忆来折磨自己。

周泽楷对这一切都无能为力,他无数次地乞求神明让他来承受这份爱人离世的悲伤,然而从未有谁回应过他。

周泽楷眼睁睁地看着江波涛憔悴下去,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只能在江波涛支撑不住困意终于睡去的时候,俯身过去假装自己亲吻到了他的唇。

 

按照他们曾经的约定,周泽楷的骨灰被埋在了一棵树苗下,江波涛每年都会回去看它一眼。

那棵不知名的树苗长得很好,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它就已经长成了一棵挺拔的大树。

江波涛有时会摸摸树干,跟它简单地说那么几句话。而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倚在树下,沐浴着从枝叶间漏下的阳光,真正安稳地睡上那么一觉。

周泽楷坐在枝桠上,哼着他们以前都喜欢的歌,寸步不离地守着江波涛的梦境。

然而这难能可贵的安宁去处也没能存在太久,森林变成了城镇,孩子们玩闹着从风尘仆仆的江波涛身边跑过。

江波涛在才铺就不久的石砖路上站了很久,最后还是一瘸一拐地转身离去了。

如鲠在喉的周泽楷凝望着江波涛的背影,直到他就快走出他的视线时,才想起来要追上去。

 

江波涛又干起了他们的老本行。

只不过身体上的旧疾已经不允许他像从前那样过度透支自己,而死亡也这样毫无征兆地降临了。

周泽楷蹲在浑身是血、气息奄奄的江波涛身旁,想起了自己死亡时的模样。

我的死相可难看了。周泽楷假装自己正在轻抚江波涛的脸庞。还好你走得没有我那么痛苦。

哎呀,等小江死掉之后看到我,他会吓一跳吗?要吓唬他一下吗?

周泽楷难得坏心眼地想着,他已经准备好多好多话要慢慢地说给江波涛听。他要告诉他他的思念和眷恋,告诉他他依旧和他遥望着同一片星空,告诉他他其实一直就在他的身旁寸步不离。

然而周泽楷一直等啊,等啊,等到江波涛闭上眼睛离去,等到夜幕低垂,等到旭日东升,等到白雪漫天,等到春风拂绿,等到他化为一堆森森白骨,也没能再见到他。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周泽楷第一次感到了茫然与无助。

为什么他没有出现?为什么只有我在死后变成了灵魂存在于世?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

……啊,是啊。

因为我是“被神明所眷顾的英雄”,神明怜爱着我的一切,即使我的身体已经泯灭,可我的灵魂仍旧存在。

所以我能够在世界上继续游荡,陪伴着他走过山与水,跨过春与秋,一直到最终看着我的爱人在我眼前死亡。

神啊,收回你的垂爱吧。

如果不能和他再见面,那就让我与他共同踏入轮回吧。

神啊,求求你。

 

 

 

 

 

 

“小周?小周?”方明华无不担心地推推周泽楷的肩,“别难过了……”

“不,我……”回过神的周泽楷摇摇头,“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江波涛躺在木柴搭建的简陋焚化架上,宁静地仿佛只是睡去。

周泽楷沉默地为他献上一支玫瑰,和最后的两滴眼泪。

一滴落在他紧闭的眉角,一滴落在他苍白的唇边。

周泽楷站在那里凝望着在火焰中沉睡的他,固执地不肯眨一下眼。

 

按照他们曾经的约定,江波涛的骨灰被撒进了一条清澈的无名溪流,周泽楷坐在溪边哼着以前他们都喜欢的歌。

溪水雀跃着路过他的身边跑向远方,周泽楷在潺潺的流水声中突然开了口。

“你在这里吗?”

周泽楷问。

评论 ( 74 )
热度 ( 1139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