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孙翔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内心有一点点彷徨,也有一点点绝望,然而更多的是一种冲动:一种掏出包里那本有砖头那么厚的牛津字典打爆吕泊远狗头的冲动。
事情是这样的。
轮回这几个趁着夏休期跑去某个南国小城旅游,经过了一天的烈日暴晒,老胳膊老腿的方明华(孙翔语)、化成一滩的江波涛(杜明语)和我是谁我在哪儿的周泽楷(吴启语)早早地就返回酒店躺平挺尸,而以孙翔为代表的年轻人们(自称)不仅跑出去吃了海鲜大排档,还压了五六公里马路近距离地体会了一把当地的风土人情。
而妖蛾子就出在返程的路上。
事实上当时他们距离下榻的酒店不过六七百米的距离,吴启都能从建筑物的缝隙间看到酒店的招牌,而吕泊远愣是将几人引向了未知的道路。
“走直线距离快。”吕泊远一脸笃定地看着手机导航,转弯走进了A大。
A大是当地著名的大学,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A大很有钱。
很有钱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校方有钱去搞校园硬件建设。
有钱搞校园硬件建设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楼多路多绿化多,非常容易迷路。
是的,正如大家都喜闻乐见的那样,他们迷路了。
“……咱们还能走出去吗?”杜明哭丧着个脸,半个身子都快挂在孙翔身上。
“不要误闯女生宿舍才是真的。”吴启一边眯了眼睛深情地凝视着面前这块饱经风霜到有些模糊不清的A大平面图,一边捶胸顿足只恨自己英语没学好。
“万一我们被当成小偷抓起来,第二天一登报就出名了。”吕泊远挂掉了打给方明华的第十六个电话,眉宇间有些淡淡的忧伤,“你说怎么也没个人路过好让我们问问路?”
“你闭嘴!都是你的错!陪审团现在要剥夺你说话的权利!”孙翔大手一挥,于念ber地跳了出来:“古他妈黑暗之神!雪特啊噗!变队长!”
“……”
”……”
“……”
“……”
恭喜你,黑魔仙小于,咒语成功了呢。
“……然后呢?”顶着一头乱毛的江波涛披着被子,强压着起床气坐在床尾听孙翔哭诉今晚自己的悲惨遭遇,疲惫的脸上写满了加训。
“后来我们遇到了个保安,保安给我们指了路。”孙翔维持着悲痛的表情拆开了江波涛放在桌上的鱿鱼须,“结果我们在他指的路上又迷路了。”
“然后你们幸运的又遇到了一个保安?”江波涛盯着孙翔手里的鱿鱼须,挑起了眉。
“没有,A大就只有那一个保安。”孙翔嚼着鱿鱼须,脸上的表情仍旧悲痛欲绝,“我们是靠着自己的运气找到校门出来的,然后那个门,是我们进去的门。”
“……所以呢?”江波涛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隐隐作痛。
“明明还有几百米就能回来了,结果我们硬是多走了五公里路。我现在有点绝望,副队你能理解这种心情吗?”孙翔急切地将目光投向江波涛,希望能从自家副队身上找到些许共鸣。
“我能。”江波涛看着那眨眼间只剩下小半包的鱿鱼须,沉痛地点点头。
“本来我们还说明天去A大看看,现在挺好,已经逛完了。”孙翔吸溜着鱿鱼须,“虽然黑灯瞎火啥都没看清,但我们已经在A大的道路上留下了我们的足——诶?队长你没睡啊?喂!你推我干啥!!我跟副队这正谈心呢!你不能这样!!喂!!!!”
忍无可忍的周泽楷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暴起,揪着孙翔连带上他手那包属于江波涛的鱿鱼须一起扫地出门。不需要眼神也不需要言语,江波涛在周泽楷关上门的第一时间就冲过去落下了安全链。
五分钟后,房间里重归宁静,一片祥和之气。
重新爬回床上的江波涛抱了被子缅怀着自己的鱿鱼须,周泽楷打了个哈欠翻身面壁。
然后江波涛的手机毫无预兆地响了。
“卧槽!!副队!!!大事不好了!!!!”孙翔中气十足的嗓门让江波涛不由得把手机拿远了些,也惹得面壁的周泽楷翻身转了回来。
“又怎么了?!”
“我的袜子破了个洞!肯定是因为今天走路走多了!!”
“……明天上街让远远掏钱给你买一双新的!”不光是周泽楷,明眼人都能看出江波涛的怒气槽正蹭蹭蹭地往上猛窜。
“哦,那倒不必。”孙翔说,“能少洗一双袜子,挺好的。”
江波涛深吸了一口气,冷静地挂掉了电话。







【梗来自我们贱人】
【我们贱人大宝贝儿浑身都是梗【。】

评论 ( 22 )
热度 ( 778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