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祭海【上】

· 周江

· 一个奇怪的…呃…玄幻趴?

· 这章其实没有小周什么事【。

 

 

 

 

 

日上三竿。

不断摇晃的床铺让仍旧处于醉酒状态中的范三分外不适,他咂咂嘴翻了个身,身下的晃动似乎平稳了些却没有停下的意思。最终范三还是被这毫无规律的晃动恼得不胜其烦,只好挣扎着半坐了起来,扑面而来的咸湿海风毫无预兆地吹透了他汗湿的背心,范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被酒精麻痹的大脑似乎又清醒了一点。

很明显,范三正处于船上。

这是一条用于祭海的船,船上盛满了献给海神的贡品,成箱的佳肴美酒、果品珍宝在范三身边堆成了一座小山。

也许是因为醉酒,范三有些想不起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祭海的船上,然而眼下最要紧的并不是这个——祭海船在海浪的拍打推动下已经在海中飘荡了很久,任凭范三怎样瞪大了双眼也没有任何的陆地或者船只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范三认定自己一定是在祭祀礼上喝了太多的酒,误打误撞地爬到了祭海的船上开始呼呼大睡,而粗心大意的祭司也没能发现祭海船上多出了他这个醉汉,于是乎,他就这么连同祭海船一起被放逐到了海上。

该死,我就不应该喝这么多酒。范三懊恼地抓抓头发,同时一个大浪拍打在船身上,祭海船猛地颠簸晃动了起来,范三脚下不稳猛地跌向一侧,头部毫无防备撞到了船舷边,一下子晕死了过去。

因为这次小小的意外,范三错过了最后逃离的机会: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祭海船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倾斜,船尾几乎都已经泡进了水里,满载祭品的木箱掠过倾斜的船面滑进海中。

范三意识到了自己身处险境,无奈水性不佳的他除了抱紧船舷徒劳地大声呼救外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祭海船倾斜地很快,不过一小会儿的时间,整个船身已经在海中直立了起来。喊哑了嗓子的范三陷入了无限的恐慌和绝望,因为伴随着祭海船的缓缓下沉,他终于想起自己并不是因为醉酒而误上了祭海船,他本来就是这次被城主选中的要送给海神的活祭品。

为了祈求来年的风调雨顺、四季安宁与渔业丰收,这座临海的城市每年都要举行祭海礼,祭司们在海边搭起祭祀的高台,他们在其上高声诵读祭海的书文。文书被诵读完毕的同时,由城主大人亲自断开船锚,将早已被凿穿的祭海船连带着成箱的贡品与作为活祭品的“船夫”一同送入海里,献给伟大的海神大人。

终于被大海所吞噬的范三徒劳地朝着天空伸出了手,他滚了滚喉咙,于生命的最后一刻爆出绝望的怒吼,然而这声怒吼只是带出了一连串的泡泡,这串泡泡浮上海面之后破碎殆尽,再无回响。

海面平静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大人觉得今年的贡品怎么样?”

“我觉得没有去年的好哩。”

“我在问大人,你多什么话?”

“大人肯定也觉得不好,大人您说是不是?”

“大人您别理她俩,我给您削个桃子吧。”

……

范三在女子们的吵闹声中缓缓转醒,不知道是因为醉酒的后遗症还是先前的濒死体验让他有些头疼欲裂,等他终于缓过劲儿来的时候,范三看见了高高的透明穹顶、穹顶之上流动的海水,以及悠闲地在海水中游动的鱼类。

“你醒了。”江波涛支着脑袋,慵懒地侧卧在美人榻里,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原本还端着果盘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女子们见范三醒了,便放下了手里的东西退下堂去,只有一个仍旧托着果盘跪坐在江波涛身旁。

“我、我没死?”范三问了一个显而易见的蠢问题,“这里是哪儿?”

“这里是海神殿。”退下堂的女子中有一个走到范三身边将他扶了起来,“你是今年的活祭品吗?”

“海神?!真的有海——”范三在震惊之余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扶他的女子,在那一瞬间,范三所有的疑问都哽在了喉头,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的狂喜:“阿燕!是你吗?阿燕?!我还以为你死了,太好了,阿燕,你没死,太好了。”

“啊呀。”江波涛嚼碎一颗葡萄,饶有兴趣地坐直了些。

“阿燕?我不叫阿燕。”女子歪歪头,“大人没有给过我名字。”

“大人?”范三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去瞩目稳坐高堂之上的江波涛,“您是海神大人?”

“如假包换。”江波涛挑挑眉,仍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只有垂在榻下的龙尾不经意地摆了一下。

“请问海神大人。”范三拽着女子的手,强行将她护在身后,“您会享用每年祭海礼献给您的活祭品吗?”

“不会,我从不吃人。”江波涛再次嚼碎一颗身旁女子剥好递来的葡萄。

“如果您从不享用活祭,那为什么不向我们说明呢?!”范三上前一步,那副咄咄逼人的样子竟是在逼问江波涛:“您知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因为祭海而支离破碎?为了给您献上活祭,这一百多年来,每年,每年都有一个人被迫离开他们的家人和爱人,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死了!您知道这些活祭品的家人们有多痛不欲生吗?!”

“可笑,这是你们人类自己作的孽,与我何干?”江波涛嗤笑一声,“首先,我从未要求,也并不需要任何活祭,是你们人类一厢情愿地将活祭品强塞过来。在责备我之前,你应该知道你们人类做了什么。”江波涛狭长的金色眸子里无波无澜,塌下的龙尾又扫动了一下,“一百多年前,在我将第一个活祭品送回岸上之后,他们以为是他胆怯中途逃了回去,转而再次将他丢进了海里,我只得又一次把他送了回去,周而复始几次之后,你猜怎么着?”

江波涛笑了笑,并不等范三回答便继续说下去:“他变成了一具尸体,为了让他不再逃脱成为祭品的命运,人类杀了他。”

“我很生气,然而我不能在人类面前暴露我的存在,于是我只好掀起风浪,打翻了几艘出海的渔船作为警告,结果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人类为了平息我的‘怒火’送来了更多的活祭品。你说我还能怎么办?我只能默许人类的活祭行为,然后将那些活祭品送到远离大陆的孤岛上生活罢了。”

“事实上,我原本是准备款待你一番就将你送去那岛上的,只不过没想到你突然当起了正义使者?是与她有关吗?人类?”江波涛用下巴点了点范三护在身后的女子,“她是你的什么人吗?”

“她叫阿燕,是我的、我的未婚妻,我们曾经很幸福,然而就在去年,阿燕被选为了祭海的活祭品,我没想到她竟然还活着。”

“当时你为什么不去救她呢?”江波涛问,“如果你真爱她,你就应该不顾一切地去救她。”

范三被江波涛噎了一下,低着头默不作声了。

“罢了,你们人类太复杂,我不想去弄懂。”江波涛摆摆手,便有女子抬了一张桌案上了殿来,“先吃点东西吧,一会儿我让人送你去岛上。”

“海神大人。”范三跪到了地上,给江波涛叩了个头,“请允许我带着阿燕一起走吧。”

“阿燕不在这里。”江波涛说。

“不,她就在这里!她就是阿燕!”范三直起身,指向了身后的女子,“请大人让我带阿燕一起走吧!”

“真是个死脑筋。”江波涛叹了口气,“你回头好好看看。”

范三闻言回过了头,只见原本还立于他身后的女子像一尊蜡像似的忽地融化了,变作一摊水不见了踪影。范三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去看江波涛,却见到一簇水珠在江波涛身边凝聚成了人形,待浮于水珠之外的朦胧的水汽散去,那人形赫然就是阿燕的样子。

“这、这、这……”范三一时间傻了眼。

“这只不过是一名水仆而已。”江波涛抬抬手,‘阿燕’的外貌又变了个样子,“我一条龙呆在这里太久了,从未见过什么其他人,只能照着那些曾到过这里的活祭品的样子给予水仆容貌,你的阿燕的确不在这里。”

“吃吧,”江波涛轻声说,眼底落满了寂寞的影子,“吃完我送你去见你的阿燕。”

 

 

 

 

 

【TBC【。】

【没奖竞猜:即将出场的小周的身份是什么?】

【A:虾兵甲】

【B:城主乙】

【C:活祭丙】

【D:水仆丁】

评论 ( 42 )
热度 ( 326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