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祭海【下】

· 周江

· 一个奇怪的……呃……玄幻趴?

·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写什么【。

 

 

 

 

 

或许是因为想见阿燕思念之心太过迫切,又或者是为了先前不分青红皂白地顶撞了江波涛而心有不安,范三坐在备好饭食的案前并没有什么食欲。

水仆们又聚在江波涛身边叽叽喳喳地吵闹起来,大概是先前江波涛眼底的寂寞太过让人心疼,范三忽就觉得哪怕江波涛身边围绕着再多的莺莺燕燕,他落在旁人眼里的也只有满身冷清。也许是察觉到范三那同情的目光,江波涛在心底苦笑一下,使了个眼色让先前还是阿燕模样的水仆下堂去到范三的身边。

“大人久居深海,咱们这里也没有什么像样的食物。”水仆跪坐在范三身边,为他斟上一杯清酒,然后她压低了声音轻声说:“奴家求您吃一点,就算是做做样子也好,权当是成全大人的好心。”

的确,范三面前的案上摆着的不过是一碟海草、几尾银鱼、一点虾肉,加上一碟酒渍过的鱼籽,就连水仆为他斟上的清酒也带着一股子凉薄味道。

“这里一直这么冷清吗?”碍于水仆近乎恳求的目光,范三只能仰头将杯中的薄酒一气儿饮了,饮完才觉得这酒何止是寡淡,根本就像是水一样无味。

“差不多吧。”见范三喝了酒,水仆直笑得是眉眼弯弯,赶忙又为他倒上一杯,“只有人类举办祭海礼的时候,我们这里才热闹一些。唔,今年格外热闹一点。原来那些活祭品听闻不用死,哪个不是对着大人三叩九拜感激涕零,就只有你,竟然和大人吵了起来——”水仆一边说着,一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匆匆地将酒壶放在案上,拎着裙摆一路小跑地又扑到江波涛身边,“大人,大人,我可以叫阿燕吗?”

“你想要名字?”江波涛问。

“是的,我想要名字。”水仆伏在江波涛的膝上撒娇,像极了巷口赵家的小女儿找爹爹讨糖吃的样子,“大人,好不好嘛?”

“可那是别人未婚妻的名字,不能给你。”江波涛不为所动。

“欸,怎么这样。”水仆显得颇为失望,眼角眉梢耷拉着泫然欲泣。

“其实——”范三想说些什么,然而江波涛提前开口打断了他:“你莫管这事。不比你们人类,名字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能够随意托付、给予的存在。”

范三沉默了一下,开口道:“阿燕的‘燕’,是燕子的燕,这位……姑娘要是喜欢这个名字,不妨把这个‘燕’字改成大雁的‘雁’,这样就不是阿燕的名字了。”

“阿雁吗?也算是个好名字。”江波涛感激地冲范三笑笑,而那水仆看看范三,又仰头看看江波涛,满脸好奇地问:“大人,燕子是什么?大雁又是什么?”

“燕子和大雁都是鸟,能在天上飞的那种。”江波涛指了指头顶。

“就像那位大人一样?”水仆坐直了身子,眼睛里几乎要闪出光来。

“呃……”江波涛被噎了一下,最后他昧着良心答道:“是的,差不多。”

“太好了,那我就叫阿雁,大雁的雁。”得了名字的水仆跳起来,在殿上快乐地转了个圈,“阿雁再去给大人和活祭大人取一盏酒来。”

“太狡猾了,我也想要名字。”

“大人,您帮我也取个名字吧。”

“大人,我也想叫阿雁哩。”

……

围在江波涛身边的水仆们又七嘴八舌地吵作了一团,这般景象让原本还挺羡慕城东那三妻四妾、左拥右抱的姜财主的范三有些退避三舍。

女人多了也招架不住,还是我的阿燕好。范三在心里嘀咕着,仰头又是一杯薄酒下肚。也正是因为这杯酒,让范三看见一条黑色的闪电劈开了海水,仿佛天降神雷一般直冲着海神殿那透明的穹顶而来,吓得他当时就丢了酒杯,然而等范三定睛再看,那透明穹顶之外仍旧只有鱼类在水中悠闲地游动,其他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江波涛问。

“没什么,可能是我眼花——”未等他说完,一道强劲的风忽得从背后袭来,范三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扑到了地上。那是一条黑色的龙,直冲入海神殿后便在大殿之上盘旋,带起一阵冽然的风。黑龙在这风中将须发上的海水抖落下来,淅淅沥沥的在海神殿里下起了一场雨,粼粼的水光给它的墨色鳞片镀上一层奇异的光,范三从那片至纯的黑里看出了无限斑斓,那是一种让上好乌金石都自惭形秽的美妙光泽。

范三凝望着那片让人移不开眼的墨黑,竟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周泽楷终究是有些累了,他俯下身又在堂前盘旋了两圈,用尾巴将那些仍旧围拢在江波涛身边的水仆打散了去,最后他慢慢地落在堂上,将江波涛连同整个美人塌都拢在怀里。周泽楷将头枕上江波涛的膝,只微微张开嘴,长舌就轻巧地卷走了江波涛手里的半拉蜜桃,顺带着用呼出的龙息不紧不慢地吹散了一个正在江波涛身边凝聚的水仆。

“龙身太重了,”江波涛伸手拍拍周泽楷的额头,语气里虽然带着点责备的意味,更多的却是一种名为宠溺的调笑:“你是想压死我吗?”

黑龙并没有搭理海神大人,它只是慢吞吞地咽了嘴里的蜜桃,又懒洋洋地甩了一下尾巴——另一个正在凝聚成形的水仆也被它打散了——还未缓过神来的范三看见黑龙身上骤然泛起一道金光,夺目得仿佛照亮了整个海洋。等光芒散去,范三好容易又重见光明,才发现那条黑龙已经不见了龙形,取而代之是一个俊俏的年轻人。

周泽楷拥着江波涛,整个人形都贴在他背上,黑色的龙尾垂在榻下与江波涛的纠缠在一处。周泽楷乜了一眼堂下已经傻眼的范三,凑在江波涛耳边轻声地问:“今年的?”

“是,今年的。”碍于水仆全部被身边的西湖醋龙周泽楷打成了水花,无奈的海神大人只能亲自上阵剥起了葡萄,“一会儿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周泽楷嚼着葡萄,用他那如同猫儿一样的狭长金眸扫了一眼堂下的范三转而又移开了去,徒留下范三没由来的起了一身白毛汗。

 

今天过得真他娘刺激。

范三俯身趴在周泽楷的背上,精神控制不住地开始有些恍惚:谁能想到作为祭海的活祭品,他范三见到了海神大人不仅不用死,现在还能骑着黑龙,去见自己的未婚妻。

周泽楷愉悦地在云中穿行,风在他耳边呼呼地低吼,云中的水汽直直地撞在脸上有些发疼,然而在天地间自由地飞行是一件多么自在的事情,周泽楷沐浴着和煦的日光,忍不住在云浪中打了个滚,全然忘记了他背上还趴着个范三。

“黑、黑龙大、大人,请您不要吓、吓、吓我,我、我只是一介凡人。”范三哆哆嗦嗦地用尽全身的气力揪紧了周泽楷背上的龙鬃,近乎哀求的声音里似乎还带上了哭腔。

没劲。周泽楷只得放慢了速度,阳光将他的影子照映到海面上,从没有什么能够陪着他在云间快乐地飞上那么一会儿,就算是江波涛也做不到。

周泽楷属于广袤无垠的碧蓝天空,而这片同样碧蓝的海水却是江波涛的囚笼。

他们很快就到了活祭们居住的岛屿,远远的就能看到海滩上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了,只消一眼,范三就认出那不是别人,正是他朝思夜想的未婚妻。范三顾不上许多,不等周泽楷彻底降落在海滩上便一跃而下,内心喷涌而出的狂喜让他不顾上在海滩上摔疼的双腿与擦破的皮肤,跌跌撞撞地奔他的阿燕。

“阿燕!”

“三郎?是三郎?”名为阿燕的女子难以置信地捂住了嘴,喜悦的泪水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怎么是你?”

“我是今年的活祭品,是海神大人送我来的。”范三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将阿燕紧紧地拥在怀里,“阿燕,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三郎……”阿燕放生大哭着,那张原本还算可人的脸此时此刻皱成了一团。

没劲。周泽楷并不是很想留下来看这种让人眼睛发疼的戏码,他从鼻子里呼出一团气,甩甩尾巴准备回海神殿去。

“黑龙大人。”还窝在范三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阿燕眼瞧着周泽楷要走,赶忙叫住了他,“您能,呃,变一下吗?”

周泽楷直直地盯着看了阿燕一会儿,范三从他的眼底竟是看出了几分要吃人的意味,连忙把阿燕往身后挡了又挡。最终周泽楷还是败下阵来,化出人形在两人面前站定:“怎么?”

“这个。”阿燕将一直提在手里的篮子塞进周泽楷手里,“这是青姐说,前年祭海礼时海神大人中意的糕点,岛上不比城里,我们几个姐妹研究了好久才算是做出来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味道……”

周泽楷闻言掀开朝着篮子里看了一眼,里面整齐地码着几样点心,做得是精致又小巧,的确是江波涛会喜欢的模样:“谢谢。”

“还有还有!这个送给您和海神大人。”阿燕再次叫住转身欲走的周泽楷,红着脸从袖笼里摸出两个做工精细的绣花荷包,像是烫手山芋似的把荷包丢进周泽楷怀里就赶忙拉着还想问些什么的范三走远了。

周泽楷看看荷包上绣着两只水鸟,又看看推搡着范三的阿燕,感到了格外的莫名其妙。

 

 

 

 

 

 

【没了【。】

【上期没奖竞猜答案是E:黑龙戊,答案不在给出的选项里是不是超级惊喜超级意外?!是的我又调皮了hiahiahiahiahia!!!!!!!!!!!!【被打死】

【大致的设定是黑龙周×白龙江,周泽楷是天上的黑龙,江波涛是海里的白龙。死心吧,我是不会玩黑龙江这个梗的。】

【一开始只是想写两条龙化成人形亲亲抱抱,黑色和白色的尾巴纠缠在一起,真正写的时候琢磨了一下还是一笔带过了我这个恨啊!!!】

【有些伏笔和设定其实还没有写到,有机会开个龙车仔细写写好了【。】

评论 ( 43 )
热度 ( 385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