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周江七夕24h/望】望海潮水落又升

· 周江,黑龙周×白龙江

· 2017周江七夕24h,11:00

· 某种程度题文无关,你们懂的【。】

· 车技不怎么样,不过我设定写的很爽【ntm

 

 

 

无聊。

江波涛支着脑袋,趴在榻上打了个哈欠。这里是居于深海的海神殿,江波涛是整片海洋的神。不比尘世里那些需要当权者烦恼的尔虞我诈,江波涛大多数的时间都呆在他的宫殿里无事可做。这里的居民们遵循着最原始的生存法则,它们在大海的怀抱里悠闲地繁衍生息,然后经历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被留下的幸运儿们顺应天命,再一次孕育出新的生命。

这是自然的循环往复,江波涛无法插手任何的事情,他只能每天呆在他的海神殿里,百无聊赖地仰望着头顶那高高的透明穹顶,等着有一道黑色的闪电劈开这份孤寂。

说江波涛是支配海洋的神明,不如说他是这片蔚蓝的囚徒——这是一场囚尽他一生的漫长刑罚。

周泽楷知晓江波涛的孤独,他总是想多陪陪他的,世上不过只留他们两条龙,他们命中注定要拥有彼此。然而每当周泽楷在江波涛身边缱绻的时间稍久一点,他的血液就会沸腾着渴望温暖的阳光,渴望拂面的风,渴望那些在他疾驰着穿破云层时拍打在脸上的氤氲水汽。

江波涛从来不会挽留周泽楷,因为他太过清楚,比起那片无垠的碧空,囚禁他的这池浅水,于周泽楷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周泽楷属于那片如大海一样湛蓝的天空,他不应该被困在江波涛的身边,陪着他一起被寂寞掩埋。

可惜只有周泽楷自己知道,每当他在云海间傲游,迅捷的飞鸟被他轻松地甩在身后,就连风都捕捉不到他的须尾,从没有什么能伴他自由地飞上一会儿。

周泽楷低头远望着那片粼粼波光,忽地被阳光灼出了满身疲惫——他与江波涛终究是一样的存在。

大海囚禁着江波涛,天空牵扯着周泽楷。江波涛离不开海洋,周泽楷放不下碧空。他们的故事仿佛飞鸟与鱼,却不会以悲剧作为结局。

他们在各自的一方天地里静静地吞咽孤独,又用胸口中喷涌的热烈爱意,将这落寞焚烧殆尽。

 

“……我睡着了?”江波涛从懵懂的梦境里转醒,海神大人慢慢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一条黑色的龙圈在怀里。黑龙大半个身子都蜷在塌下,只有龙头落在塌上,好让江波涛可以枕着他的脖颈。江波涛看看身旁闭着眼睛似乎也已经睡去的周泽楷,反手拍拍他的额头拆穿了这个小把戏:“别装啦。”

周泽楷从鼻腔里呼出一口龙息,却仍旧闭着眼睛不去搭理江波涛,他喜欢像这样以龙身的姿态圈着他,仿佛是已经将全世界的财宝全数拢在了怀里。江波涛拿他没办法,周泽楷这样不允许他人染指的吝啬姿态摆明了就是画地为牢,他只能认命似地在周泽楷为他圈定的‘牢笼’里磨蹭着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一时之间海神殿里再度回归了寂静,只有穹顶之外那些朦胧的海水流动声,仿佛是永恒不绝的低语回响在江波涛的耳畔,哄骗得他几乎又要睡去了。

无事可干的时候江波涛喜欢在混沌的梦境间沉浮,他可以浅眠着让漫长的午后从发丝间溜走,也可以酣畅地睡过好几个昼夜轮回,也只有睡眠才能够让江波涛忘记这种由寂寞带来的度日如年的残酷刑罚。

不过若是有周泽楷在他身边的话,倒是没这么容易让他浑浑噩噩地把时间过去。

一开始只是在尾巴上的纠缠,江波涛无法陪着周泽楷傲游在天际,于是这条曳在江波涛身后的长尾成了他们心照不宣的秘密。周泽楷有意无意地去用他的尾巴尖勾江波涛的,墨玉一般的黑色长尾游走着与白色的缠绕在一起。

“别闹。”江波涛迷迷糊糊地又反手拍拍周泽楷的额头,甩甩尾巴轻巧地从周泽楷的纠缠里脱离出去,搭在长榻另一边不再搭理他。闭着眼睛假寐的周泽楷滚滚喉咙发出一声低吟,似乎是应了江波涛的话,可那不老实的尾巴尖却仍旧是追了过去缠了那截白玉不紧不慢地上下游走。黑白两色的龙鳞互相摩挲着发出细碎的声响,悉悉索索的像一股纤细的水流淌进心里,有意无意地撩拨起什么。

与鳞片一样墨黑的尾须扫过江波涛尾上的鳞片,周泽楷用这一柄拂尘耐心又细致地掸去这片白壁上本就不存在的灰尘,一来又一回,一寸又一寸,像是一根长错了地方的海草抚弄得江波涛心里直痒痒。不过几个来回后周泽楷就不满足于尾巴之间的纠缠,他开始试着将尾巴尖绕上江波涛的脚踝,见对方没什么动静便放心大胆地故技重施——他用尾巴去勾缠江波涛的腿,从纤细的脚腕到大腿根,一点又一点——这条蜷在榻下黑龙正不安好心地在海神大人的身上攻城略地。 

江波涛知晓周泽楷的不规矩,可他仍旧闭着眼睛假装自己已经睡去,只是那已经略有起伏的呼吸轻而易举地就出卖了他。周泽楷在心底笑了笑,龙性如此,着实用不了他给太多刺激,于是乎那条绕在江波涛身上的黑长粗更加放肆了起来。

“……你很烦。”衣衫凌乱的江波涛眯着只眼睛去乜周泽楷,眼角眉梢带了几分淡薄的红,他伸手将周泽楷的尾巴尖从衣衫里揪出来,黑龙那原本上蹿下跳的灵活尾巴此刻在海神大人的手里乖顺得仿佛是一条死鱼,周泽楷盯着江波涛低低地呜咽了一声,委屈地仿佛这海神殿里即将六月飞雪。总是拿他没辙的江波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亲吻着周泽楷尾巴上的冰冷鳞片,放柔了声音说:“我想吻你。”

未等那耀眼的金色光芒全部退去,周泽楷的亲吻就直接堵了过来,他是如此毫无保留地向海神大人献上了自己虔诚的爱意,热烈的情欲在他金色的眼瞳里翻滚着,叫嚣着指挥他去剥夺江波涛的所有,立刻,马上,一秒都不能耽搁。

他们抵死地亲吻相拥,交换着彼此胸膛中那团灼热的气,然后那两团炽烈的气息在呼吸间融合在一起,迸发出几乎要燃尽两人骨血的烈火,气势汹汹得像是要将整片大海沸腾殆尽。

江波涛躺在榻上仰望着周泽楷的脸庞,他伸手穿过他垂下的碎发,摩挲着他的脸颊,龙身也好,人形也罢,他爱他的任何样子,哪怕周泽楷变作一只不知名的飞鸟,他都会倾其所有地去爱他,去守望着他在天际边翱翔。

周泽楷撑着手臂凝望着江波涛的眼睛,他俯身去亲吻他的眉心,感受着他的温暖,寂寞也好,欢欣也罢,他爱他的任何所有,哪怕江波涛变作一尾不知名的小鱼,他都会奉上一切地去爱他,去陪伴着他在深海里坚守。

黑白两色的龙尾垂在塌下纠缠不休,周泽楷吻过他的眉心,吻过他的脸颊,最后在他温暖的胸膛反复留恋。江波涛抱着他的肩,将自己的全部毫无保留地交给他,疼痛揪紧了他的眉,可欢愉又顺着脊骨攀上来抚平它。

翻腾不息的愉悦就是那一波波的浪潮,让被掐了腰的江波涛根本无从招架,周泽楷拥抱着他,汲取着他,蛮不讲理地将他的颤抖全数锁在怀里,又强硬地馈赠给他更多的激情。

“……周泽楷。”江波涛在动情的喘息间突然叫了周泽楷的名字,金色的漂亮眼瞳迷离得就快失去焦距,“周泽楷。”

“我在。”周泽楷一边极尽温情地厮磨着他的鬓发,一边毫不怜惜地又把自己狠狠地送了进去,“江波涛,我在。”

不比凡人将名字作为代号,神明之间交换名字是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唇齿轻碰太过容易,然而这一念,便是永恒的誓言。

 

 

 

 

【没了【。】

评论 ( 19 )
热度 ( 542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