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冷血

· 周江

· 一个奇怪的……科幻趴……?




“娘希匹~哈~以后我特么~哈~再开着通讯器睡觉~哈~我就是傻逼。”

周泽楷推开临时指挥室大门进来的时候,正巧就把吴启那哈欠与粗口齐飞的抱怨听了个满耳。周泽楷扫视了一下不大的指挥室,发现他的队员们都横七竖八地在椅子上躺尸,仿佛是一群通宵肝了游戏后还得早起赶地铁去上班的秃头死宅,就连房间里的空气都被他们影响地带上了些许萎靡不振的味道。

还没等想说些什么活跃一下气氛的周泽楷张开嘴,与他一同进来的江波涛倒是打趣似地先开了口:“启儿,你就算关了通讯器把自己锁进瑞士银行的金库里,上头还是有一百多种方法能把你从床上叫起来。”

回应江波涛的是好几声长长的、生无可恋的哀嚎——为了更好地表达内心的凄凉,孙翔一边扯着嗓子干嚎一边蹬腿给了无辜的会议桌一脚,周泽楷转头看了他的副官一眼,江波涛怂着肩膀吐了吐舌头。

直到这个时候周泽楷才察觉到他颈侧那枚拇指大小的红痕实在是显眼得不行,他没忍住就伸手去扯了扯江波涛的衬衫衣领,然而在发现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之后也就随它去了。

挺好的,宣示主权,并且有助于辟谣。

周泽楷一直很疑惑,为什么联盟内部时不时就会传出他跟江波涛拆伙的消息,他俩“被分手”的频率几乎与某个女星每隔几个月都会被人造谣怀孕一样高,而且人民群众所杜撰出来的分手原因更是花样繁多,光是他道听途说来的就有十一二个,每一个谣言的创意都让周泽楷叹为观止——其中最可笑的一个是江波涛嫌弃周泽楷的雅思只有8分,配不上拿了8.5的、高贵冷艳的自己,于是和平友好地与他say 了 good-bye。

江波涛在听到这个奇葩流言之后拍着桌子笑足了五分钟,然后跑去书房翻了本《黑眼睛IELTS考试技能训练教程》出来,一本正经地说要在出任务的间隙抽空周泽楷补习英语。当时正在保养配枪的周泽楷嫌恶地抱着爱枪远离了他,并在江波涛去阳台接电话的时候,“不小心”将整罐的枪用润滑油全部打翻在了书上。

——这是多少久以前的事情了?

召集他们集合的任务指挥官一直没有来,所以周泽楷还有时间来思考这种无关紧要的小问题:自从联盟作为第三方势力介入联合军与圣塔党的战争之后,为了平息战火而一直活跃在六号战线的轮回众人根本没有好好休过假——如果十五分钟之前没有接到紧急集合令的话,今天是最有可能成为他们三年来度过的第一个完整的星期六的。

只不过很可惜,床笫间的蜜语甜言最终还是变成了两人坐在临时指挥室里执手相看累眼,竟互打哈欠。

“非常抱歉,久等了。”

推门进来的不是上头派来的那位大胡子任务指挥官,而是他的女副官瞿妙,周泽楷在她进来的时候不自然地往江波涛的方向又靠了靠。

大方知性的瞿妙在两年前跟周泽楷表过白——在某一次“轮回的正副队又双㕛叕拆伙了”之后——结果自然是被周泽楷礼貌地婉拒了。

“被女上司表白?恭喜啊小周,你又达成了一项人人称羡的成就。”江波涛的调侃犹然在耳,周泽楷甚至能回想起他当时说这话时嘴角勉强拉起的弧度。

周泽楷拒绝过很多人的表白,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只是他身边的过客,很快就会消失在他的视野里或者被疲于奔波的周泽楷忘在脑后,没有谁能够像瞿妙这样在被拒绝后仍旧镇定地一切如常,没有冷眼相待也没有在暗中给他们下什么绊子。周泽楷打从心里佩服她的胸襟和气量,却总是免不了在每次见到瞿妙时微妙地感到尴尬。

——江波涛偷偷摸摸地伸手过去捏了捏周泽楷的掌心,周泽楷不动声色地回握了他一下。

“对不起,让你们等了这么久。”瞿妙随意的捋了把额前略显凌乱的刘海,“刑长官还有其他的事情,所以这次由我来传达任务内容。”

“我们接到可靠消息,三个小时后,联合军的某个空军支队将对圣塔党在征云高地的据点进行轰炸。”

“说吧,这次我们帮哪边?”孙翔打了个哈欠。

“事实上,我们哪边都不帮。”瞿妙打开了三维地图,“这次你们需要潜入征云高地据点内的六个地堡,去偷……寻找一份文件。”

“什么文件?”江波涛问。

“对不起,这一点暂时不能透露。”据点的地形图已经呈现在众人面前,瞿颖一边调整着比例尺一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们只需要知道这份文件十分重要,与其让联合军毁了它,还不如让我们把它拿到手。”

“哈?不能透露?那我们怎么去找?”吴启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它被存储在一个硬盘里,稍后会有图像传输到你们的通讯终端。”瞿妙在三维地图上标记出了六个地堡的位置,“你们的首要任务是回收文件,但这不是必须完成的。”

周泽楷皱了一下眉,江波涛沉吟了一下提问道:“你的意思是,就算我们没有回收文件也行?”

“是的。”

“那还让我们去干毛啊。”孙翔颇为不耐。

“我说了,‘与其让联合军毁了它,还不如让我们把它拿到手’。这次不是刚性任务,所以就算文件已经近在眼前也请以自身安全为上,请各位务必在联合军的轰炸开始前撤退。”

“你说联合军在三小时后就会轰炸征云高地?”方明华看了一下表,“从这里到征云高地最快也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是不是有点太紧迫了?”

“非常抱歉,我们也是刚刚才得知那份文件的存在,上头开了个紧急会议决定了这次的行动,我也很无奈,为了赶过来我鞋都跑丢了。”

周泽楷偏偏头,果然瞥见了瞿妙光着的左脚。

“好吧,纠结这种事情也没意义,这份文件被存放在哪个地堡里?”

“不知道。”

“哈?”

“情报并未精确到这一点,我们只知道它被存放在某个地堡的核心资料室里,所以这次需要你们各自带队行动了。”

“刨去住院的吕泊远,咱们正好剩下六个人。”杜明单手撑着脑袋,“六个人,六个地堡,圣塔党这算得也太准了点吧。”

“世上就是有这么多巧合。”瞿妙耸耸肩,“你们看是怎么分配?”

“老规矩吧。”吴启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抓阄。”

江波涛诶了一声,脸上的不情愿再明显不过了:“别吧,我手气不好,每次都是下下签。”

周泽楷歪着头回想了一下,确实,每次他们抓阄分配任务,十次有六次江波涛会抽到最烂的那个。然而嘴上说着不要,江波涛却还是从吴启的手里抓了个纸团。

“六号。”报出数字的江波涛突然顿了一下,然后他乜了吴启一眼,后者假装没看到越过他把手里的几张纸团递到周泽楷面前。

“三。”周泽楷瞥了一眼纸团上的数字——在注意到碎纸上那个画得极其难看但双枪特点太过明显一看就知道是枪王聚聚的火柴人之后,周泽楷也乜了吴启一眼,正在拆纸团的吴启不由得干咳了两声:“我是二号。”

“四号。”

“我是一号!”

“那我就是五号了。”

“都分配完了?”瞿妙挑眉看着众人,“那就出发吧。”

“时间不等人。”

 

 

周泽楷站在一处山林边缘,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通讯器,现在是十九点二十三分,距离联合军轰炸征云高地还有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他压低身形,借着不怎么浓密的灌木丛的掩护又往前走了两步,不远处的山坳里便是此行的目的地——圣塔党的六号地堡。

鉴于江波涛那有些苦逼的幸运值,周泽楷临时起意,在出发前强行与他交换了任务目标。江波涛对此表示了拒绝,但周泽楷态度十分强硬,他也只好作罢。

按照预定计划,他们会在十九点二十五分时统一发动突袭,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完成对各地堡的扫荡和搜寻,并在轰炸开始前半个小时迅速撤退。

计划很简单,变数却很多。

——毕竟在他们目光所及的地方只有那个低矮的、用于车辆人员出入的简陋工事,谁都不知道在地堡的下方究竟隐藏着什么。

战术护镜的红外热成像功能告诉周泽楷,六号地堡的地面设施部分里只有三名圣塔党士兵,其中两人持☆枪戒备,一人正利用望远镜巡查四周。

周泽楷又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十九点二十四分四十八秒,正是时候。周泽楷比了个手势,一个背着狙击枪的瘦高个从一直蹲伏在他身后的四人中半站起身,猫腰走到了周泽楷身旁。两人面对面地比划了几个手语,就瞧见周泽楷与瘦高个同时端起了枪,两秒后又同时放下了。

在风声的掩护下,这两秒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但确实又发生了什么——圣塔党三名士兵的热成像影像在周泽楷的战术护镜里倒下了——对这一结果十分满意的周泽楷转头对瘦高个比了个拇指,后者点了点头。

“乖乖,他们都不交流的。”蹲伏在原地的三人中最年轻的那个没忍住开了口。

“你新来的吧?第一次做交叉?”唯一的那名女性一边将RPG扛到肩上,一边压低了声音给愣头青做科普,“那是周队自己的队员,他们都是‘沉默者’,各种意义上的。”

“你是说,他们都是哑巴?”

“嗯哼。不过你最好别把他们当特殊人群看待,小心挨揍。”

“哥们。”嘴角有道疤的那个也凑了上来,“你别是孙队带出来的吧?”

“啊?你怎么知道?”

两人相视一笑,嘴角有疤的那个笑道:“孙队带出来人,都耿直得十分有特点。”

“……你直接说我二得了。”

“耿直这是夸你呢,真真儿的夸你,诚心诚意的。”

“别聊了,走了。”唯一的女性成员招呼着两人赶紧跟上,那边周泽楷和瘦高个都已经走出好几步了。

鉴于圣塔党的这几座地堡是在几十年前的防御工事上进行的二次建设,在改造程度会有非常大的局限性,所以周泽楷并不担心有什么奇怪的黑科技会突然冒出来震他们一下。

于是,半个小时后周泽楷站在六号地堡的核心资料室里,渐渐地皱起了眉:他总觉得这一切好像顺利过了头。

周泽楷带领的五人小组在干掉地面设施的三名圣塔党士兵后,十分顺利地进入了六号地堡,又一路切白菜似地进入了核心资料室——别说什么黑科技,周泽楷他们甚至都没有遇上什么像样的抵抗——如此松懈的防备就意味着他们完全没有可能在资料室里找到目标硬盘。

“是我们的装备太高精尖,还是敌人都是纸糊的不禁打?”没过足手瘾的年轻队员忍不住地开口打趣。

不对。周泽楷环视了一下被他们翻找得一片狼藉的核心资料室,隐隐地就有了不祥的预感。他迫切地想联系一下江波涛或者其他人来缓解一下心中这莫名的焦躁感,然而他们的通讯设备在进入地堡之后就一直处于离线状态,周泽楷不得不先带队返回地上以期与其他小队取得联系。

所有人的通讯状态都处于离线状态。

面对这种谁都联系不上的状况,周泽楷显然有些手足无措,所以他只好先试着联系了总部。瞿妙似乎对收到周泽楷的报告有些意外:“啊,好的,情况我知道了。鉴于地堡内通讯信号被屏蔽,我个人建议你可以再等等,说不定一会儿就会有其他人联系你了。我现在手头还有一点别的事情要去处理,通讯就到这里吧。”

结束通讯的周泽楷没有得到任何安慰,反而看上去更为煎熬了。瘦高个走到他面前用手语安慰了他几句,周泽楷点点头表示了感谢。

很快,周泽楷联系上了第一个轮回队员——吴启非常遗憾地告诉他,他们在二号地堡什么都没找到。紧接着他又联系上了方明华和孙翔,两人均表示目标硬盘不在他们负责搜寻的地堡里。就在周泽楷结束与孙翔的通讯后,杜明主动联系上了他,同样的,五号地堡里也什么都没有。

既然他们已经搜寻完了五个地堡都一无所获,那么目标硬盘就只能是在江波涛负责的三号地堡里。

该死的,我怎么就把三号换给他了。

周泽楷在心底埋怨了自己一句,连忙又翻开通讯列表却绝望地发现江波涛的通讯设备仍旧处于离线状态。战术通讯室的七个头像中只有江波涛的头像是灰蒙蒙的,这让周泽楷十分的不安。

索性就在十分钟后,江波涛的通讯设备上线了,然而通讯器那端的人并不是江波涛。

——那是一个粗鲁的,脸上溅着血的男人。

“喂,喂?这玩意开了吗?哦,开了,我就这么对着它说?它真的开着吗?没有亮灯啊?”男人似乎是没有用过这款通讯器的样子,只是拿着开启状态的通讯器在对画面外的什么人说话,一直到在得到旁人通讯器确实开着的确认之后,才把正脸转回通讯器上,“老鼠们,我是圣塔党的战士。”

随后男人究竟说了些什么周泽楷并没有听进去,他只是站在那儿,面无表情地看着通讯界面。男人慷慨激扬的废话连篇并没有在战术通讯室里激起太大的反应——都是些圣塔党常用的路数,他用冠冕堂皇的话语掩藏卑鄙,用扭曲的道德洗刷罪恶,以神之战士的名义将他们的肮脏描绘得圣洁无比——所有人都在沉默地观看着他的表演,等待着男人说出他们真正的目的。

因为所有人都看见了,在通讯界面的角落里,被反绑了双手的江波涛背对着他们趴伏在地上,身下拖拽状的血迹触目惊心。

但是他还活着,因为周泽楷看见江波涛的肩膀正不住地轻微颤抖。

——是因为痛苦吗?

——不,他在笑。

他在笑什么?周泽楷皱了一下眉,然后迅速地将整件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真拙劣啊。

意识到问题出在哪儿了的周泽楷动用权限强行掐断了江波涛的通讯连线,这让战术通讯室里的其他人有些猝不及防:“嗯?队长你怎么把通讯给掐了?”

“是要马上去救副队吗?我这边离他最近,赶过去大概只需要十——”

“撤退。”周泽楷说。

“——五分钟……哈?!”

“撤退。”周泽楷又说了一遍。

“等一下,副队还在他们手上啊!”

“距离联合军轰炸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完全有时间去救人的!”

“这是陷阱。”

“我们,没有时间了。”

 


关于冷血后续的说明

评论 ( 13 )
热度 ( 305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