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活骸

· 永远的7日之都,晏华x赛斯

· 懒得去查活骸的具体设定,是根据记忆在写,所以算是私设……?

· 有bug也不要纠正我,我是不会改的【老子天下第一.jpg【被摁死





赛斯难得会穿得如此周正。

他穿上了那件为了耍帅而一直披在肩上的神官大衣,每一颗扣子都被仔细又整齐地扣好;骚包又性感的白色深V衬衣被换成了一件黑色的高领衬衫,胸口的十字架挂坠也换成了纯银的款式;似乎是为了更好地彰显他神官的身份,赛斯甚至还从百宝箱里翻出了那条几百年没有见过阳光的罗马领。

圣洁,高贵,不可侵犯。

这才是一名神官该有的样子。

——当然如果这位神官没有右手扛着神器,左手夹着一本《神域的诱惑~清纯美少女集锦~》,走路大摇大摆得活像是出来收保护费的小混混那就更加完美了。

正盘腿坐在地上摆弄通讯设备的晏华不由得挑了挑眉。

在这位神之大脑的记忆里,只有两次气人神官穿得如此正式。

第一次是他们初次见面,也许是为了给未来的搭档留个好印象,赛斯穿齐了一整套制服,搞得晏华一度以为他是个正经人。

第二次是他们睡过之后,当时还要脸的赛斯为了遮住胸口那些可疑的吻痕,用神官制服把自己包了个严实。

——然而五天之后,赛斯就能穿着那件深V衬衣,指着胸膛上某个紫青斑痕理直气壮地对安托涅瓦说:“你们中央庭的员工咬人真疼,这得给我算工伤。”

——晏华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这是晏华第三次看见赛斯穿着正装,也是最后一次。

他们都知道赛斯在藏匿什么。

“唉,华仔,指挥使大人一点都不关心我。“赛斯晃到晏华身边一屁股坐下,装模作样地开始舔杂志上的小姐姐,“我的心被伤透了。”

起身去锁门的晏华横竖都不搭他的茬,赛斯也不觉得尴尬,只是翻过一页杂志后又接着往下讲:“他都没有发现我今天穿得这么整齐。”

“也没问我怎么又’扭伤了脚‘。”

“我昨晚甚至还特地洗了头。”

“可是他根本就没注意。”

“哎,华仔,你说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他爱过你?”晏华乜了赛斯一眼。

“那当然!所有人都爱我!我这么讨人喜欢!”赛斯特别自豪地仰起了头,然后被衣领上的罗马领卡得干咳了一声:“咳,这种喉卡一样的破玩意到底是谁设计的?”

“它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提醒神官们注意言语。”晏华踱回赛斯身边,俯身帮他取下了那块坚硬的项圈,“就是对你没什么用。”

没有了罗马领的束缚,衬衫的领口自然地散落开来,而赛斯失去遮挡的脖颈,暴露出了大片的黑色。

“看起来比昨天好些。”晏华垂眼看着那片诡谲的黑,十分冷静地做起了估算,“只往上蔓延了两公分。”

“我都跟你说了,酒精有助于阻止身体活骸化,你就是不信。”赛斯将衣领扯松了一点,他的注意力仿佛被钉死在了杂志上,根本不去抬头看晏华,“嘿嘿,说不定今天我再喝两瓶,明天就又是一个自由快乐的小精灵了。”

“你敢。”晏华一边说着,一边充满威胁意味地划拉了一下狙击枪的枪栓。

赛斯果断选择闭嘴。

作为一名输出自身幻力为队友提供支援的神器使,赛斯的能力十分优秀,能打能奶能无敌,以至于几乎每一场战斗指挥使都会叫上他。虽然每次赛斯都反复念叨着“指挥使没人性”、“晏华不给他加班费”、“队友不是妹子没动力”之类的废话,但每一次他也在尽心尽力地做好他该做的工作。

指挥使很高兴,赛斯也很高兴。

只有晏华在担心赛斯会成为下一个“零”——那个第一个活骸化的神器使,那个第一个活骸化的治疗,那个第一个满心满眼只有毁灭的怪物。

赛斯太劳累了,幻力的补充总是跟不上消耗。

而就在三天前,他的幻力终是低过了阈值。

于是身体的崩坏开始了。

晏华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

当时赛斯聚聚正在坐在晏华先生的办公桌上,对中央庭的支柱大人其进行惨无人道的性骚扰,他的性骚扰几乎是成功的,因为如果晏华没有看见他胸口上那些可怖的黑色纹路的话,他其实是很愿意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身体力行地让这位非常皮的气人神官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性♂骚扰。

然而晏华看见了那些宣判赛斯死刑的活骸化前兆。

赛斯自己也看见了,只不过他没怎么当回事儿:“哎呀,反正咱们这些神器使到头来都是要死的,怕个柰子,能浪一天是一天——你到底脱不脱?”

晏华面无表情地盯着赛斯看了几秒,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对方的嬉皮笑脸是那么扎眼。他拿起通讯器想给医疗机构打个电话,他可以阻止这一切,就像当初阻止安托涅瓦的活骸化一样——

“别傻了,晏华。”赛斯按住他的手,难得认真地看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地说,“你没法阻止的。”

“神来带我走了。”

晏华回望着他海蓝色的眼睛,缓缓地,放下了通讯器。

赛斯的活骸化就这么成为了两人的秘密,一天之后,只属于他们的小秘密又多了一个——晏华的身体也开始崩坏了。安托涅瓦去世后,晏华的工作量翻了一倍以上,他的幻力消耗其实比赛斯还快——毕竟有太多的破烂事需要神之大脑去操心——只不过晏华自己毫无察觉罢了。

要我说,晏华他就是作的。

赛斯冲着新一页上的泳装大姐姐吹了个口哨,脑子里却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关心别人忽略自己,晏华你就是作啊,把自己给作成活骸了。

不过也挺好的,活骸配活骸。搞对象嘛,就是要门当户对、整整齐齐。

他们仍旧装得什么事情都没有,一个继续嘻嘻哈哈地跟着指挥使成天上蹿下跳,另一个还是任劳任怨地贯彻着“我是中央庭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口号。

直到末日来临,做完该做的一切之后,这两个正在活骸化的神器使把自己关进了中央庭的地下室,约好在一方彻底活骸化之后另一方要负责终结他的生命,然后自戕。

——赛斯看了看放在手边的羽蛇权杖,又瞥了一眼晏华放在膝上的荷鲁斯之眼,觉得不管他们俩谁先活骸化,第一个嗝屁的都会是自己。

权杖干的过狙击枪?你在开什么玩笑!

“赛斯。”晏华突然开口叫他。

“嗯。”赛斯只当是晏华看出了他在走神,连忙把手里的杂志又翻过一页。

“赛斯。”晏华又叫了他一声。

“是。”赛斯沉迷长腿大姐姐无法自拔。

“赛斯。”晏华第三次叫了他的名字——一般情况下这意味着如果赛斯不在1秒钟之内端正态度让晏华满意的话,那么1.2秒后晏华手里的狙击枪就会怼在他的脑门上——所以赛斯乖乖地放下了杂志,转过身去面对晏华:“华仔,怎么——”

像是被人割掉了声带,赛斯的话语戛然而止。

——晏华的脸开始崩坏了。

他所爱着的容颜正在一点点地结晶化,轻薄的片状晶体从晏华的脸上脱落下来,落在地上碎成齑粉,露出内里漆黑的“核”。

“赛斯。”晏华空张着手望向赛斯,脸上竟是带着些无助,那些规则的结晶或从他的指缝间穿过,或落在他的手上。

一片,一片,又一片。

赛斯滚了滚喉结,只觉得那个该死的罗马领还卡在他的脖子上,让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还愣着干什么。”晏华的眼神重新冷峻起来,“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约定?什么约定?干完这一票就回老家结婚吗?”嘴皮子比大脑还快的赛斯在说完之后还勾起嘴角笑了一下,只不过这个笑容可能不是很好看罢了。

“赛斯。”晏华盯着他,“做你该做的。”

赛斯看着手边的羽蛇权杖,沉默着拿起了它——他从没觉得自己的神器有这么重过,以至于在举高之后赛斯一个“不留神”,权杖就从手里滑落了下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在门边上停了下来。

“呃……华仔,你看,我不是故意的。”赛斯仍旧维持着高举权杖的姿势,特别诚恳地对晏华说:“并且我很遗憾地告诉你,我下半身都没知觉了,站不起来,也捡不到了。”

晏华并不想对赛斯拙劣又浮夸的演技做任何点评——他面部的崩坏已经十分严重了,没有时间可以浪费:“赛斯。”

“华仔,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那个,赛斯。”

“那是哪个?我可没有撒谎,我下半身真的没知觉了!”

“赛斯。”

“你一定相信我啊华仔!!”

“赛斯,我——喀——喀——喀喀————”面容全毁的晏华沮丧地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了,他那结晶化的声带现在只能互相摩擦着发出些刺耳的噪声。

——活骸化就快完成了。

妈的,这个气人神官可真气人啊,不仅没有履行约定,就连临终前想表达一下爱意也不让我说完。

所幸在彻底活骸化前晏华还有足够的理智让他能够做完最后两件事。

——他张开手臂,给了赛斯一个拥抱。

——他用藏在衣袖中的刀,刺碎了自己的心脏。

“怪物”诞生了,“怪物”又死去了。

……

……什么嘛,这算什么嘛。

晏华这个混账。

不愧是神之头脑,真他妈考虑周到。

赛斯半抱着死去的“怪物”,呆愣愣的望着前方,他有点想哭,但是哭不出来:晏华不过是又一次帮他收拾了一次烂摊子而已——只不过这是真正的“最后一次”了。

神明并没有留给赛斯多少时间去缅怀他的爱人,距离晏华的死亡仅仅过去了一分钟,赛斯便发现他的脸也开始崩坏了。

细碎的结晶片落在晏华的身上,像是一朵朵溅开的泪花。

赛斯没有时间哭,他伸手拔下了插在晏华心口上的刀。



希望濒临瓦解,奇迹从未出现。





【最后一句其实跟文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因为在一开始我就写了这句话,但是一直没用上就很气,也不想删就干脆放到结尾了!【你他妈】

【永7 IOS白昼有没有加好友的呀!琢光#1000100522480 !】

【因为突发肝了这个所以冷血的更新延后一点【。】

评论 ( 15 )
热度 ( 410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