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对不起我要让大家失望了

是这样的。
我这两天对冷血前文稍作了一点调整,就一直在写后续,然后我在某个节点卡了两天。
说实话,我心里有一点烦,所以我决定洗洗上床睡了,毕竟已经十二点多了。
但就在我关掉电脑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可能永远都写不完它了。
别急着给我寄键盘或者其他什么,我先跟大家说说我想讲的这个故事。

冷血的大致背景设定我已经在前篇里提到过了,架空战争背景,带一点高科技设定但不是很重。
轮回这几个人被分散开来各自带队去六个地堡中寻找一份可有可无的资料。
对,没错,这是个陷阱。
因为对第三方势力插手不爽的联合军和圣塔党联手设计了这个陷阱,目的就是要把轮回——或者说周泽楷——埋在里面。
出于对周泽楷的绝对武力和黑科技加持的忌惮,圣塔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一处玩阴的,结果没有阴到周泽楷,而是阴到了江波涛。
因为周泽楷把自己的目标强换给了江波涛,而他们的间谍女上司并不知道他们交换了目标,所以圣塔阴错了人。
圣塔本身并不知道自己阴错了,还在与轮回方面联系企图用“轮回队长”来交换些有价值的情报,以期在之后的战争中占取先机。
周泽楷鸟都没有鸟他们。
他一直觉得事情不对劲,在收到圣塔的恐吓之后自然也很容易明了这是个陷阱。
周泽楷在第一时间里命令全体撤退,因为联合军的轰炸也提前了——他们提前的太多,而且根本没有提醒“临时盟友”圣塔党。
看到轰炸机飞近才仓惶逃离的圣塔党没有带上江波涛,他们把他留在了地堡里。
周泽楷没有去救江波涛,甚至还揍了请求前往救援的队员一拳。
果断,决绝,冷血。
毫不顾及情感,周泽楷做了一个指挥官应该做的事情。
江波涛很幸运地没有死,但是伤得很重,基本上半条腿跨进太平间的那种。
他被从废墟里刨出来的时候方明华给周泽楷去了消息,当时正在开战斗机的周泽楷只是回了一句“知道了。”,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联盟内部自然又传出了两人拆伙的消息,以及一些周泽楷“见死不救,令人寒心”的负面评价。
周泽楷完全不想去解释,他每天仍旧只是在做好他自己的工作,丝毫不受外界影响。
后来江波涛醒了,修养期间周泽楷一次也没有去看过他。
因为他很忙,日程表总是排得满满当当。
轮回的其他人都有些看不下去,忍不住就跟江波涛吐槽周泽楷的冷漠。
江波涛说:“你们别怪他啦,他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指挥官该做的事情。这与我俩是不是情侣毫无关系。”
杜明就说道理他们都懂,在理智上大家知道周泽楷做的没错,但在情感上总是很难接受。因为所有人都忍不住会想:如果换做是自己被挟持,而我的上司却对我见死不救,那这样的冷血上司还值得我为其卖命吗?
江波涛说:“事实上,换做是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被挟持,他都会去救,至少会尝试着去救。也就是因为被挟持的是我,他才会那么果断地选择放弃。”
孙翔就很不解,毕竟他们俩是在谈恋爱,而不是什么没有关系的陌生人。
江波涛:“正是因为我们爱着彼此,所以他可以当机立断地放弃我。”
在这世界上有很多对周泽楷来说十分重要的事情,理想,信念,抱负,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而爱情这种东西必须是他心中最不重要的存在,这样周泽楷才能毫无顾忌地往前走,一直走。
在确定关系之初,江波涛就跟周泽楷谈过这个问题,两人之间也达成了一些共识。
江波涛不能因为他们的爱情而成为周泽楷的包袱和累赘,所以为了那些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在关键时刻周泽楷必须要舍得放弃他。
就像这一次一样。
听完原委的几个人就在病房里长吁短叹,直呼搞不懂你们之间的爱情,而病房门口的周泽楷把手里的捧花塞给了过路的护士,转身就走。
后来周泽楷仍旧忙于工作,江波涛继续修养。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有联系对方。
鉴于这种情况,在人民群众眼里两人拆伙的事情几乎就是铁板钉钉了。
很多暗恋周泽楷的人就在蠢蠢欲动,但是他们根本逮不到周泽楷,因为他不是在出任务就是在出任务的路上。
而呆在医院的江波涛倒是收到了许多情书和礼物,只不过都被他礼貌地一一拒绝了。
再然后,就是方明华因为周泽楷前段时间工作太拼命,担心他累坏身体而强行让他休了假。周泽楷本来想猫在宿舍里睡觉,结果被太后以“你在宿舍里连件换洗衣服都没有”为理由扫地出门,迫不得已只能回家。
周泽楷开门的时候,江波涛正蹲在冰箱边上往里放罐装啤酒。
——因为周泽楷之前在放弃营救他,命令全员撤退时给他的通讯设备发了信息:“冰箱没啤酒了。”
——这是江波涛在失去意识前收到的最后一条信息。
江波涛在周泽楷开门的时候还有些意外,因为他还没有正式复职,如果周泽楷休假的话轮回那边就没有直接负责人了。
所以江波涛就多嘴问了周泽楷一句:小周你是休假还是回来拿东西的?
周泽楷没回答,默默地把门关上了。
也许是很久没有单独面对周泽楷了,他没接话就让江波涛觉得有点尴尬,只好把话题撇开开始调侃周泽楷太久没回来也不知道请个家政工定期打扫卫生balabala的。
周泽楷还是没接话,只是走到江波涛身边把他拽起来抱着。
其实一直到把江波涛抱在怀里之前,周泽楷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生活很平淡,工作很无聊。
直到这一刻,周泽楷才感觉到了累,才感觉到自己特别想江波涛,才感觉到了自己还活着。
他才感到自己的血液又是温暖的了。
在外面的世界,他们的爱情是最渺小的东西。
但是在家里,在他们的家里,他们的爱情就是世界上最最重要的东西。

我想讲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然后我在写到周泽楷放弃营救江波涛命令全员撤退的地方卡了两天。
我,完全没有办法落笔。
我,写不出来。
因为故事脉络是一回事儿,而行文是另一回事儿。
我没法将我脑海中小周是怎样冷静果断地选择放弃江副的场景写下来,因为我脑海里的那个场景太冷漠了。
——相信我,我脑子里的那个场面比文字透露出来的要冷漠太多。
我完全没有办法去描写周泽楷是如何像抛弃一个陌生人一样抛弃江波涛。
我甚至没法接受我自己。
我他妈当初到底是怎么想出了这样一个故事来折磨自己?
在我心目中他俩其实都是十分利落的小伙子,干净决绝,毫不拖泥带水,情感这种东西几乎不可能成为他们行事的阻碍。
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去描写那个场景。不只是情感上不能接受,我觉得我的文笔也不足以支撑我做完整个场景。
所以我放弃了。
对不起那些期待冷血下篇的妹子,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
冷血我永远也写不完了,已经写完的部分明天会更新到已经发表的那篇上,加起来一共是五千字。
鉴于点文下面很多妹子想看哨向,发完后我会开始着手写一篇稍微欢乐一点的哨向调整情绪。

最后,再次对大家说声对不起。

评论 ( 36 )
热度 ( 277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