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一个傻屌段子要什么标题

· 永远的7日之都,晏华x赛斯
· 圣诞傻屌段子,没有C
· 私设满天飞,反正我开心就好【被打死




俗话说得好。
好奇心害死猫。
赛斯在心底反复地告诫自己,然而他盯着桌子上那块六边形的、有着奇怪金饰的单片眼镜,完全移不开视线。
那是晏华的单片眼镜,传说中的荷鲁斯之眼。
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赛斯都与其他人一样,以为晏华的神器是那把炫酷无比的狙击枪。直到某次他亲眼目睹晏华聚聚竟然用手枪打出了广域狙击之后,赛斯就知道荷鲁斯之眼指得绝壁不是那把枪了。
如果不是狙击枪,那么荷鲁斯之眼就肯定是他的单片眼镜。
和赛斯不同,晏华实际上并不近视。
不近视却戴着单片眼镜,你说它不是神器我还真的不太信。
况且它们还都有一个“眼”字。
用奇怪的理由说服了自己的赛斯把注意力又放回了荷鲁斯之眼上,这枚晏华平时绝对不会离身的单片眼镜现在正安静地躺在一叠报告上,寂寞地反射着顶灯的光。
——仿佛是在对赛斯说:“来啊~大爷~来玩啊~”
原本只是趁着晏华去找安托涅瓦的空档溜进来偷红酒的赛斯,缓缓地向荷鲁斯之眼伸出了罪恶的爪子。
哇,好重!
赛斯掂量了一下荷鲁斯之眼,又取下了自己的眼镜,用两只手分别掂量着——明明只是一枚单片眼镜,却比得上赛斯脸上那副黑色半框眼镜的重量。
神器就是不一样!
手握两副眼镜的赛斯突发奇想地决定皮(作)一(个)下(死)。
——他将荷鲁斯之眼拿到了自己眼前。
然而赛斯通过单片眼镜所看到的世界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切的事物全都自带矩形模糊。
也许戴上会好一些?
赛斯这么想着,顺手就把荷鲁斯之眼往鼻梁上一架——他完全忘记了晏华的单片眼镜即没有鼻托,也没有镜架——于是它理所当然地从赛斯的鼻梁上滑落了下去。
——并且掉在了地上。
事实上在荷鲁斯之眼滑落的那一瞬间,赛斯的心里有些慌,条件反射地就想伸手去接,并且顺带着往前挪了一小步。
然后——
“啪叽。”
…………
赛斯一点都不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响,真的,他一点都不想知道。
神官僵直在原地,仿佛听见了神召唤他的声音。
——“嗯?赛斯?你在我办公室里干什么?”正在用餐巾纸擦手的晏华先生对于老搭档的突然造访有些意外,但神之头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你又来偷什么?酒还是杂志?”
“华华华华华华华仔。”赛斯缓慢而僵硬地转向晏华,脸上带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你,认识靠谱的修眼镜的师傅吗?”
“你眼镜坏了?”晏华有些奇怪,他拿过赛斯还托在手上的眼镜打开来左右看了看,“没问题啊。”
赛斯欲哭无泪地任意晏华帮他把眼镜戴了回去,世界重新清晰起来的赛斯壮士断腕般地说:“不是这副,是这副。”
赛斯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抬起了右脚。
——晏华的单片眼镜现在由金属边框与八枚大玻璃碎片,二十四枚小玻璃碎片,以及不计其数的碎玻璃渣组成。
办公室里突如其来的寂静让赛斯清楚地意识到1.2秒后丧钟将为他而鸣。
晏华低头看看眼镜碎尸,又抬头看看赛斯:“你又皮了是不?”
“晏爸爸,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您的眼镜特别好看,我就特别想把玩一下,没成想……”赛斯现在特别想给晏华跪下,“我真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啊!晏爸爸!”
晏华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他走回办公桌后,从抽屉里拿出了另一枚单片眼镜递给赛斯:“拿去玩。”
咦………………咦?!!你的神器是批量生产的吗?!!!
赛斯捧着晏华给的又一枚荷鲁斯之眼,满脸懵逼:“华、华仔你不扣我奖金?”
晏华有些奇怪:“怎么?被我扣奖金扣上瘾了?既然你主动要求了,要不我给你扣点?”
“不不不不不不。”赛斯摇头如嗑药,“可是我把你眼镜踩碎了诶。”
“你都说了不是故意的,我为什么要扣你奖金?”晏华愈发感到奇怪,然后他突然悟了:“你该不会以为这眼镜是我的神器吧?”
赛斯神情凝重地点点头。
晏华哭笑不得:“这不过是普通的平光镜,并不是我的神器。”
“我的神器在这儿。”晏华指了指自己的左眼,海蓝色的眼瞳里有着洞察一切的清明。
听到晏华这么说,赛斯才算是如释重负,一秒回归那个吊儿郎当的气人神官模式:“嗨,你不早说,害得我还以为自己一脚把神器给踩碎了。哎呦,我这小心脏,现在还在砰砰乱跳,根本停不下来。”
“我可以帮你让它永远停下。”晏华乜了他一眼。
“算了算了,不劳您费心,我一边凉快去了,您忙,您忙。”赛斯连忙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五秒钟之后,赛斯的脑袋又从门口探了进来:“诶,华仔,我还有一个问题。你又不近视,到底为什么还要戴眼镜?”
“因为帅。”
“……”






【没了【。】

评论 ( 15 )
热度 ( 220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