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一周零一江】特级魔力药水

· 周江

· 一个奇怪的……呃……补魔趴【

· 补完了【躺平



江波涛失控了。

他的身边萦绕着一簇又一簇的紫黑色魔力电流,那些电流在空气中滋滋作响,爆出点点耀眼电光。他的眼瞳是一片沸腾的红,狂躁与惊人的戾气在他的眼底翻腾。江波涛从胸口呼出一团寒冷的气,平日里总是挂着温和微笑的嘴角在此刻却牵动出桀骜的形状,洁白的皓齿上满是血污。

他已经不是江波涛了,他只是一个失了控的杀戮机器。

原本盘踞在巢穴里的大型妖异已经被他一刀一刀地切成了碎块,地面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猩红地毯,粘稠的血液与那些残肢断臂混合在一起,直接将这个巢穴变作了地狱血池。

可这对于他现下那渴望着破坏与杀戮的内心来讲完全不够,所以江波涛将他的剑对准了他的队友。

于是当周泽楷带队赶来的时候,江波涛正跨坐在吕泊远的身上,高举着天链企图戳穿他的脑袋。手臂上一片血污的吕泊远咬着牙死死地抵着江波涛的手,而带着伤的孙翔则在后方用却邪格着他的腋下,拼了命地将江波涛向后拉。

但很显然,他们二人合力也抵不过一个失控了的江波涛。

眼看着江波涛手里的天链距离吕泊远的眼眶只有咫尺之遥,剑尖上的妖异之血随着两人的推拒动作不断地被甩落到吕泊远脸上,几乎他的半张脸都被鲜红的血液覆满了。周泽楷见势不妙,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飞身上前将江波涛踹向一旁。

“退后!”

用不着周泽楷多说,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的孙翔早就拖着吕泊远连滚带爬地远离了江波涛的攻击范围。见两人已经逃往安全区域,双枪在手的周泽楷紧盯着已经爬起来的江波涛,手指在弹匣卡笋上稍稍用力,弹匣甫一脱离,他便已然欺身而上。

江波涛的反应很快,天链横在身前挡住了周泽楷突如其来的攻击,天链与碎霜交缠摩擦着迸裂出明亮的火花,而周泽楷的另一只手紧握着荒火伺机而上,以枪管为拳套直取江波涛的胸腹。周泽楷这一击下了死力气,可硬接了这下的江波涛却毫无反应,他像是察觉不到疼痛似地继续在天链上使着力,周泽楷原本就没想与他拼力气,当即将碎霜从旁一甩,打开了压在枪上的天链,同时他迅速地后跳了半步,与江波涛拉开了些距离。

失控了的江波涛管不了那么多,他高举着天链直朝周泽楷的脑门刺去,剑尖上那股暴戾的紫色电流闪耀着死亡的光芒。周泽楷不敢大意,连连后退,才算堪堪躲开了江波涛的致命劈砍,而那些砍空了的魔力波动,竟是接二连三地爆开了地上那些妖异的尸块,碎肉与断骨炸裂开来,连带着污血一起粘上了周泽楷的衣摆。

周泽楷不由得有些火大,下手的力气也愈发地重了些。

然而对手的强大也让江波涛异常兴奋,他疯狂地追击着周泽楷,不知疼痛地挥舞着天链,那些汇集在他身边的魔力电流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狂躁,最后竟是稠密到了看不清江波涛面容的地步。而有了这层魔力电流的保护,江波涛那如暴风般的攻击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他毫无顾忌的朝周泽楷释放着内心的残暴。

江波涛看向周泽楷的每一眼里都充斥着凶恶的戾气。

“呿。”周泽楷啐出一口血沫,就在一秒钟前,他好不容易才急退着避开了那直取他心口的一剑,现在整个人都不爽的要命:“好了没有!”

没有人回答他,所以周泽楷只好继续跟失控了的江波涛周璇。有时候周泽楷是真的恨那些魔法师,他们要花太多的时间在吟唱咒语上,根本不如他们这些肉搏派来得干脆利落——当然,魔法师们所造成的破坏也很可观就是了。

而现下周泽楷尤其恨属于魔法师旁支中的魔剑士,这个将魔法与剑技相结合的分支实在是太过难缠。魔剑士们体内特殊的魔力核能让他们不需要吟唱任何一个字节就能释放魔法,虽然这些瞬发的魔法威力大打折扣,但剑技却可以弥补上这一不足,同样的,魔法也可以填补上任何剑技招式间的空隙。魔法与剑技的相辅相成,使得魔剑士们有着不输给任何魔法师或者物理职业的优秀攻击力。

更别提一个失控了的魔剑士。

周泽楷现在没时间去思考为什么江波涛会突然失去控制,换做是其他人,周泽楷一梭子子弹打过去,什么该解决的不该解决的统统就给解决了,可失控的偏偏是江波涛。为了不伤到人,周泽楷特地卸了弹匣才上去与他近身缠斗,只不过他小看了他的魔剑士。

劈、砍、挑、刺,这些看似毫无章法的剑技与不知道何时会在什么地方爆开的魔力电流,一时间竟是真的将周泽楷压制住了。

就在周泽楷渐觉力不从心的时刻,那边的方明华总算是吟唱完了最后一个字节,浅粉色的柔和魔力流动着在他的十字架杖上汇集成一团耀眼的光:“躲开!”

周泽楷也顾不上许多,从旁翻滚着堪堪避开了那道来自身后的咒术。

被咒术径直击中的江波涛动作一滞,周泽楷看准时机,再次欺身贴近,没留一点余地地朝着江波涛胸口魔力核所在的位置猛击一拳。江波涛恶狠狠地打了个哆嗦,萦绕在他身边的紫黑色魔力电流忽地迸裂开来,眨眼间便尽数消散在了空气里。

随后江波涛两眼一翻,软绵绵地倒进了周泽楷的怀里。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江波涛已经躺在了轮回暂住地的床上。

江波涛试着坐了起来,他浑身的关节和肌肉都在叫嚣着向他诉说着疼痛,尤其是他的胸口,现在疼得简直快要了他的命,江波涛明白,这是他体内魔力核受损的表现。

说实话,江波涛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他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带队去往某个大型妖异的巢穴做前期探查,他们到达巢穴的时候那些妖异似乎是正在进行某种祭祀仪式,那些由领头妖异口中所咏唱出的咒语让他感觉分外难受,他胸口的魔力核在那些流淌的字节里止不住地开始躁动,随后这种躁动演变成了疯狂,他不顾自己队员的劝阻,执意地拔出了剑,单枪匹马地进入了妖异的巢穴。

随后江波涛就断片了。

“……嗯,看起来似乎是你的魔力核与妖异们吟唱的咒语产生了共振。”方明华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后得出了这个结论:“这种魔力共振使你失去了自我,变成了一个只会杀戮的妖异。”

“你不要说得这么吓人……”江波涛抚着胸口,看上去有些惶恐,随后他举起右手指天发誓道:“我真的没有妖异血统。”

“我相信你没有。”方明华端起红茶杯,优雅地抿了一口,“这次的事情只是一场意外。”

随即他话锋一转:“不过我觉得有必要调查清楚那天妖异所吟唱的到底是什么咒语,这样可以避免今后再出现这种情况。”

“江波涛聚聚。”方明华朝江波涛眯起了眼睛,“你可不知道,孙翔、远远还有小周被你揍得有多惨,一挑三可以的啊。”

江波涛尴尬地打了个哈哈,连忙把话题岔开了去:“说起来,其他人呢?怎么只有我俩在?”

“他们去镇上采办补给了,为三天后的清剿做准备。”

“清剿啥?”江波涛下意识地反问道,然后他顺利地收获了来自方明华的白眼:“你别是被小周打傻了吧?这次上头派我们来的主要目的就是配合其他队伍一起清剿西部山脉所有的妖异巢穴,行动方案都布置下来个把月了,最后的行动日期就在三天后。”

“……那我完了啊!”江波涛有些欲哭无泪,“我的魔力核受损,三天时间不一定能恢复得过来。”

“要么你退出清剿行动——”方明华话音未落,江波涛就打断了他:“不行!我不能退出,咱们人数本来就不够,再少我一个,战线势必会出现缺口,这对我们的清剿行动来说是致命的。”

“我也这么觉得,”方明华抖开一份报纸,“所以,小江,你就自己想办法在三天之内把魔力核修复好吧。”

道理江波涛都懂,但让他在三天内自行修复魔力核谈何容易。首先,他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汲取到足够的魔力,来修补自己受损的魔力核,其次,他还需要额外的高纯度魔力来固化它,使其不会在下次发动魔法时出现二次损坏。

这些年随着异界妖异的大肆入侵,制作魔法用品的魔法原料紧缺,而魔法师却是越来越多,这就导致供不应求的魔法用品价格一路水涨船高,江波涛小时候三银币一把的魔法草药,现在出两个金币都不一定能够买到。再说了,轮回的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巴的,别说是高纯度的魔法水晶,就连品相稍微好一点的魔力药水对于江波涛来讲都是奢侈品。

兜兜转转,江波涛只好又把主意打到了周泽楷的身上。

说来惭愧,轮回众七个人里,方明华和江波涛魔力核中的魔力品质都比不上周泽楷的,周泽楷体内魔力核里的魔力已经精纯到了能与大魔法师比肩的地步——据说这是因为周泽楷拥有古老又神秘的自然精灵血统——有那么一段时间,作为人类与妖精爱情结晶的江波涛对此嫉妒得牙痒痒,只恨自家祖辈没能勾搭上一个貌美如花的自然精灵。

而最重要的是,周泽楷是一个崇尚以暴制暴的肉搏派,江波涛最需要的魔力与他来说是反倒是完全没必要的存在。

本着穷苦人民“肥水不流外人田”和“不用就是浪费”的淳朴原则,江波涛抱上了周泽楷的大腿,并依靠着后者的魔力补给捱过了各种魔力不足甚至是魔力枯竭的情况,两人也因此发展出了一段甜到旁人只看一眼就会直呼牙疼的浓浓奸情。

所以这次江波涛要想在短时间内修复受损的魔力核,也就只能靠周泽楷的“倾囊相助”了。

就在江波涛打定主意的时候,外出置办补给的一行人总算是回来了。其他几人在客厅里看见江波涛纷纷靠过来关心了几句,江波涛面露愧疚地向被他打伤的孙翔与吕泊远道了歉,两人倒是豁达,表示江波涛那时候身不由己,他们不会往心里去的,当然,敲诈江波涛一顿夜宵钱做精神损失费也还是有必要的。

在他们围着江波涛插科打诨的时候,周泽楷就在一旁默不作声地将买来的各类补给品分类放进了橱柜里。好容易默默做完这一切的周泽楷伸了个懒腰,打算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结果转身就对上了江波涛的眼睛。

两个人无声地对视了几秒,最后周泽楷竟盯着他冷笑了一声,江波涛没由来得打了个冷颤。


周泽楷十分冷静。

他特别淡定地坐在窗前保养完了他的双枪,又检查了一下弹药储备状况:他的狙击弹所剩无几,小口径的通用子弹也少的可怜,早知道他今天就应该多带点钱出门。

一想到明天还得再去一趟镇上,忍受武器店那个浓妆艳抹的老板娘对自己的骚扰,周泽楷就不爽得要命。他啪的一声合上弹药箱,随手从衣柜里拿了一套睡衣转身进了浴室。

一个舒适的热水澡让周泽楷放松了不少,他在氤氲的水汽里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似乎是将胸中的烦闷全部排解了出来。然而周泽楷敏锐的听觉成功的帮他捕捉到了混杂在水声中的开门声,下一秒房门又被关上了——他能百分之两百地确定这个偷偷摸摸溜进他房间里的人是谁——房外的动静让周泽楷气不打一处来。

好,好得很,这是你自找的。周泽楷咬着牙搓洗着手臂上的皮肤,指甲不小心就刮开了一条刚刚结痂的伤口,血液瞬间就渗了出来,把洁白的泡沫染成淡淡的粉红色,周泽楷不得不又多花了一点时间在处理伤口上。

周泽楷打开浴室门的瞬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床上鼓起了一个被子包,他只瞥了一眼,便熟视无睹地带着换下来的脏衣服径直出门去了洗衣间。

他在洗衣间遇到了正在搓洗袍子的方明华,周泽楷朝他点了点个头,拧开水龙头开始往盆里放水,倒是方明华停下了搓衣服的手,盯着他看了几秒,语重心长地说:“年轻人还是要心平气和一点的好。”

“我很好。”周泽楷说。

“嘴角都要耷到盆里了,骗谁?”方明华往盆里又撒了些洗衣粉,“被人揍了就这么不爽啊?”

“……我没气这个。”周泽楷不由得有些郁闷:他看上去是那种心胸狭窄到挨不起揍的人吗?

“那你气啥?”方明华用手腕把已经滑到鼻尖上的眼镜顶了回去,“这件事又不能怪小江的。”

于是他言简意赅地把江波涛魔力核与妖异吟唱的咒语共振从而引起了失控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这些的周泽楷倒是有几分释怀了:他原本以为江波涛是因为无组织、无纪律的妄图单独带队清剿妖异巢穴,才会着了妖异的道。

这下看来倒是他错怪江波涛了。

虽然心里的包袱放下了,可周泽楷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仍旧闷头搓着手里的衬衫。周泽楷盯着这一件衬衫搓了十来分钟,一边搓一边不知道都在脑子里想了些什么,随即他把衬衫往盆里一丢,洗了把手转身就走。

“你干嘛去?”方明华忙问。

“睡觉。”周泽楷头也不回地答道。

“脏衣服我可不给你洗。”

“那就放着。”



石墨

微博

AO3



【对不起,我知道打游戏是不对的了……【跪在榴莲上痛哭流涕】

【链接再打不开我就真的没办法了【嗷嗷哭】

评论 ( 37 )
热度 ( 706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