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斑驳Chapter3 ·狙杀者【上】

· 周江,一个奇怪的哨向趴

· 中长篇,讲故事

· 这部分7k6+,完整版应该在1w6+

· 由于这一章节的内容更加契合狙杀者这个标题,所以对第二章的标题进行了更改,特此告知。





人肉炸弹的危机虽然得以顺利解除,但由于青湾大桥周边大量车辆滞留,瘫痪的交通网络一时半会也没法完全恢复,马剑林只得临时从兄弟单位手里借了一辆警用摩托,他与小徒弟施文高一辆,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辆。

“马队长,你把地址告诉我们吧。”江波涛抱着头盔可怜兮兮地坐在后座上道:“我跟小周想先去吃点东西。”

马剑林眉头一皱,刚想说“情况紧急,人命关天的事儿,你就不能忍忍吗?”结果转头一瞧江波涛的样子,他立马就说不出口了。照理说少吃一顿饭,对体能强于常人数倍的哨兵向导们来说似乎不应该有太大影响,但江波涛那可以说得上是惨淡的颜色实在是让人无法忽视。

——上一次出现这种脸色的是周泽楷,他在吸入过量抑制剂以及精神力被过度抑制的情况下强行动用了能力,结果在MICU里一躺就是四五天,差点儿没能捞回来。

想到这里,马剑林不由得心软了几分:“那行吧,姚港区博化路近商源路路口,现场周边已经拉起了警戒带,应该很好找,你们吃完了就尽快过去。”末了他不放心似地又补充了一句:“人质劫持事件,六岁的孩子,一定要快!”

“小周飙车,您放心。”江波涛特自豪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正在轰油门的周泽楷在被拍肩后略微转过头叮嘱了他一句:“坐好。”

两辆警用摩托拉响警笛,在应急车道上逆着缓速的车流一路疾行,周泽楷与江波涛在高架的第一个匝道与马剑林分道扬镳,迅速地消失在了摩托车的后视镜里。一想到正被歹徒挟持着的是个孩子,马剑林就忍不住一遍遍地催促施文高:“开快点,再开快一点!”

姚港区位于S市的东南角,而博化路又在姚港区的东南角,案发现场距离市中心的青湾大桥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饶是施文高开足了马力,一路上又是闯红灯又是逆行,还险些与装满货物的集卡发生事故,也花了快半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案发地周边是居民区,属于城乡接合部的博化路还没有进行道路拓宽,本就不算宽敞的双车道现在一半被拉上了警戒线,另一半被围观群众挤得水泄不通,就连周边的居民楼里也有不少的住户在扒着窗口瞧热闹。

由于车辆通行严重受阻,施文高直接将警用摩托开上了人行道,又行驶了五百多米后,因为害怕撞到行人,施文高不敢再开。见摩托车车速逐渐放缓,坐在后座的马剑林心急火燎地就往下跳,拔腿就往案发现场跑。

等他好不容易才拨开人群挤到警戒线附近时,马剑林整个人都愣住了——中途去吃了个饭的周泽楷和江波涛居然比他们还早到一步!

两人现在正站在警戒线前,脸色已经恢复如常的江波涛十分焦急地与一个中年警员极力地解释着什么,而他对面的中年警员只是摇头,看上去已经有了些不耐烦的样子。也许是用余光瞥见了马剑林,站在江波涛身后的周泽楷开口叫了他一声:“马队长。”

“马队长,你可来了!”江波涛跟见了救星一样抓住了马剑林的手臂,“你快跟这位同志说说,他死活不让我俩进去。”

“怎么回事?”马剑林看向那个中年警员。

“马队长。”中年警员认出了这位声名在外的警部总部刑侦大队队长,他冲着马剑林敬了个礼,道:“我们苗局长说了,无关人员不能进入现场,这两位同志没能出示相关证件,我不能放他们进去。”

“你们没带证件?”马剑林转问江波涛,后者看上去有些难为情:“没带……”

紧接着江波涛又压低了声音对他说道:“就算带了,你觉得以我俩这档案科档案管理人员的闲职身份,他能让我们进中心现场?”

马剑林一时语塞,随即他清了清嗓子,对两人摆出了一副上司训下属的模样:“说了多少次了,便衣在外的时候要把证件带在身上,要不然遇到紧急情况谁能相信你们?小周你看我干什么?!人家同志把你俩拦外面就是对的,看你们下次还敢不敢忘!”

“不敢了。”无辜被点名的周泽楷委委屈屈地配合着江波涛一齐应了声。

“这位同志。”马剑林一看戏做足了,赶忙又对那中年警员道:“这是我们队里新来的俩孩子,今天轮休被我叫过来帮忙的,你看这……”

马剑林故意没把话说全,那中年警员倒也机灵:“既然是马队长队里的人,就进去吧,只不过下次一定要把证件带在身上了。”

“是是是,给您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江波涛一边冲着中年警员摆出一副笑脸,一边跟在马剑林身后钻过了警戒线。甫一离开中年警员的视线,江波涛立马敛了微笑,苦着张脸小声地对马剑林说:“马队长,你回去跟金局长说说,让他给我俩搞个职级高一点的证件吧。我和小周这出入现场太不方便了。”

“这个回头再说。”相比起职级的问题,现在马剑林好奇的是另一件事:“你俩怎么到的这么快?没去吃饭?”

“吃了,中途遇到个朋友,他送我们过来的。”江波涛含糊地答道。

闻言马剑林乜了他和周泽楷一眼,明白两人这是有什么隐秘不方便跟他说,便也不再多问,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劫持事件上。

周泽楷跟在马剑林身后漫不经心似地往中心现场走,其实却是在很认真的观察四周的情况。警戒线圈划的范围很大,足足有半个足球场的大小,临街的好几家商户都被圈在了里面,而其中一家商户的旁边围了很多警部人员,那里应该就是此次劫持事件的中心现场。周泽楷注意到人行道上有一连串的滴落状血液,而越往中心走,空气里的血腥味道也愈发的浓烈。

在距离中心现场还有十米左右的地方,周泽楷听见了孩童小声的抽泣,以及属于男性的粗重喘息,同时对面的居民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反了一下光,晃了他的眼,等周泽楷再抬头去看的时候那反光却又不见了。

“老苗!”急性子的马剑林还没等走近便招呼了起来,“这里——”

“不许动!”被马剑林称为老苗的警官看见马剑林居然脸色一变,颇为激动地指着他大吼了一声。马剑林被他这种威吓犯罪分子的语调吓了一跳,当即条件反射地停下了脚步,周泽楷和江波涛也被苗正清这突如其来的吼声震懵住了,站在马剑林身后有些不知所措。

只见苗正清与身边的几个警员交代了些什么,看几人都点头应了下来,便大阔步地迎着几人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啊,老马。”苗正清与马剑林握了握手,“刚刚是我着急了。”

“怎么说?”马剑林好奇。

“跨过这条线就是监控区域。”苗正清指了指脚边那条明显的瓷砖线,“是店内监控,歹徒在店里通过电脑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

“嗨,那没事,你快跟我说说这案子什么情况?”马剑林焦急地催促道,丝毫没把对方当作姚港区警部分局的局长,想来他跟苗正清的交情颇深。

“今天下午五点半左右,我们接到报警,称那家‘乐悠悠杂货店’里发生了持刀伤人事件。”苗正清伸手指了指身后被警员们围起来的店铺,他长话短说,寥寥数语就将案件情况交代了个清楚:“歹徒持刀砍伤了店内的三个大人,随后便劫持了他家的孩子,跟我们警方对峙到现在。根据目击者描述,歹徒应该是临时起意,砍人用刀是店内用来帮顾客削甘蔗的甘蔗刀,直到目前歹徒的情绪都极度不稳定,所以我们不排除是精神病人犯罪。”

一听有可能是精神病人犯罪,马剑林的心里登时凉了半截。

这种精神病人的犯罪事件最不好处理,尤其像这类的人质劫持案,要比处理普通人犯案的难度高出十倍以上,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精神病人在想什么,万一哪个不经意的小动作违了他的心意,就很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这也就是为什么苗正清没有让谈判人员进场的原因——最关键的是如果确定精神病人的确是在无法自控的情况下犯了罪,法律还不能追究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顶多就是带去精神病院进行强制医疗。

这他娘的让受害者上哪儿说理去?!

“伤员呢?”久未说话的江波涛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先前一直专注于跟马剑林交代案件情况的苗正清并未注意到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人,江波涛乍一开口提问,苗正清还愣了一下,随即他答道:“都送医了,一个只是轻伤,另外两个伤势较重还在抢救,伤者是孩子的双亲和姑妈。”

这边苗正清话音刚落,一旁的周泽楷没头没脑地提出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还不狙杀?”

说是提问,周泽楷的语气更加像是在质问他,苗正清顿感不快的同时又有些讶异:这个很明显是跟着马剑林刚到现场不久的年轻人怎么会知道他们已经在周边布置下了狙击手?

也许是发现苗正清上下打量周泽楷的眼神里有了几分警惕,马剑林连忙上前,勾过苗正清的肩膀与他耳语了几句。

转过身的时候,苗正清的脸色缓和了很多,他向周泽楷解释道:“虽然狙击手已经布置下去了,但现场的狙击条件非常不理想。况且孩子还在歹徒手里,我也不敢轻易下击毙的命令。”

“不理想?”周泽楷歪了歪头,看上去有些不理解。因为就他看来,杂货店对面居民楼的二楼就是一个很好的狙击点,更何况苗正清都已经将狙击手布置在那儿了。

“这一句话我也说不清,等会儿我让人带你上去看看。”苗正清说。

周泽楷点头应了下来,旋即站回江波涛身边不说话了,而江波涛问出了至关重要的一个问题:“他的诉求是什么?”

面对这两个年轻人一再的提问,苗正清都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力求做到客观端正、心平气和,但在这个问题上,他的语气里有掩盖不住的无奈:“他没有诉求。”

“嗯?”江波涛一怔。

通常来说,这类挟持案的犯罪嫌疑人挟持人质的目的就是为了用他人的生命做要挟以迫使自己的诉求得到满足,别说是周泽楷和江波涛,就连苗正清和马剑林这种从警十几年的警官,也是第一次遇见挟持案的犯罪嫌疑人居然没有任何诉求。

因为这不合常理的一点,马剑林也开始倾向于歹徒是一个神志不清的精神病人——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那老苗你接下来是怎么安排的?”马剑林顿感这起劫持案的棘手,但再棘手他们也要迎难而上,毕竟他的手里还有个孩子,一个六岁的孩子。

“唉。”老苗叹了口气,“我打算上谈判人员,先稳定住歹徒的情绪,用亲情慢慢地打动他。”

“谈判的话,我可以上,我有PNC的编制。”江波涛一边自告奋勇,一边朝马剑林疯狂使眼色。

“嗯,对,小江在总部有PNC的编制,他是专业的。”马剑林应和着,又在心里补完了后半句:只不过一个月前被总部注销了。

毕竟现在如何从歹徒手里把孩子救下来才是关键,只要能救孩子,江波涛就算说他是华东地区警部总部的局长,马剑林都敢跟着附和。

“那行。”有马剑林的佐证,苗正清看江波涛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信任,“从现在起,你就是孩子的小舅舅了,等牛姐过来,你们就直接进场。不求说服歹徒放了孩子,先让他稳定情绪才是关键。”

“牛姐?”江波涛不解。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先让人带小周去看看狙击点。”苗正清说,他转身叫来了一个小警员,“小付,你带这位小周警官去对面的狙击点看看情况。”

“让文高也跟着去吧。”马剑林突然开口道。

“啊?”一直站在众人身后的施文高突然被点了名,整个人都有点懵。

“这孩子发什么呆呢?”马剑林乜着施文高,随即颇有深意地说:“叫你去,是为了让你有机会跟着你周哥多学点,怎么这么不积极?”

“诶、诶!我知道了!”眼瞧着师父似乎是要生气了,施文高忙不迭地应了下来。

 

最佳狙击位置在杂货店对面居民楼的二楼,警部直接征用了202室住户这间正对着杂货店的卧室,这家的主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诚惶诚恐地看着一屋子荷枪实弹的警官。

姓付的警员跟站在门口的警员说明了情况,周泽楷和施文高顺利地进入了202室,两人径直朝临街的房间走去。卧室里原本摆放着的单人床被推至墙边,有两名狙击手正端着枪严阵以待,房间里另一个像是领队的人见有人进来,颇感不悦:“不是说了,这里有我就够——”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随即又有些惊讶地道:“文高?”

“诶?哥?”施文高看见那人也是一愣,“你怎么在这儿?”

“我上周调到姚港区来了。”施武成一看到来人是自己的弟弟,便放松了下来,“你怎么过来了?”

“我是跟着师父过来支援你们的。”施文高答。

“你哥?”周泽楷一边问着,一边打量了一下那名领队,发现他眉眼间确实跟施文高有几分相似。

“对,这位是我哥哥,施武成。”施文高介绍道,“哥,这位是……呃,我们总部的狙击手,姓周。”

“总部的?”施武成狐疑地看了周泽楷几眼,“我怎么没见过你?”

“嗯,这个……”施文高一时语塞。

“我很忙,基本没空见人。”周泽楷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也不管施武成听完会作何反应,便直接走到窗边开始观察起对面的杂货店。

由于先前站的远又是在现场的侧边,周泽楷一直没能看清现场的具体情况,等到进入了位于对面居民楼二楼的狙击点才把整个现场情况看了个明白。

乐悠悠杂货店是一个普通的临街商铺,店主用玻璃在屋檐下的人行道上违章搭建出了一个小玻璃房,玻璃房的一边摆了两辆儿童摇摇车,另一边摆着一台立式冰柜,以及十几根甘蔗,有大量的滴落状血迹从杂货店内一路延伸到他们来时的人行道方向。

也就是站到了这里,周泽楷才明白为什么苗正清会说狙击条件不理想:杂货店内侧的卷帘门被放了下来,离地只有大约八十公分的空隙,从狙击点里完全没法看到屋内情况。别说预判歹徒的行动进行狙击,现在连歹徒在杂货店的哪个位置他们都不知道,在这种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强悍如周泽楷也没了办法。

但周泽楷还是转过身冲施武成开了口:“给我一把枪。”

“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条件没有办法进行狙击。”施武成语气不善地道。

“给我一把枪。”周泽楷又说了一遍,同时他也用眼神告诫着施武成,他没有耐心去重复第三遍。

在一轮激烈的眼神交锋后,施武成败下了阵来:“……阿庚,把枪给他。”

右手边的狙击手应了一声,站起身将手里的狙击枪交给了周泽楷。

“谢谢。”周泽楷礼貌地冲他点点头,“你可以休息了。”

狙击枪在手的周泽楷并未像那个名叫阿庚的狙击手一样端着枪去傻瞄那一片蓝色的彩钢瓦,他只是把枪拿在手里,靠在窗台边静静地看着楼下,就像是那些在自家窗口看热闹的居民一样。

施武成张张嘴想说什么,却被施文高制止了,他抬头瞪了胳膊肘往外拐的弟弟一眼,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施文高这是有苦说不出,东塔没消失之前,哨向们的身份对外都是严格保密的,更别说是现在东塔已经消失,在这个特殊时期,他更加不能主动暴露周泽楷的哨兵身份。

施文高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合着他那尊敬的师父肯定是知道现在姚港区警部分局狙击组的领队是他哥,才会以“跟着周泽楷多学习学习”的名义把处理这烫手山芋的事情丢给他。

他这是摊上了怎样一个好师父啊?

 

一天遇上两起劫持案也算是很不得了的事情了。

相比起用炸药劫持了自己和青湾大桥的孟平,处理起这一件劫持案要棘手得多:歹徒很有可能是一名精神病患者,不能使用之前以辱骂的方式激怒孟平的激将法,不仅有可能达不到预期的目的不说,搞不好还会搭上孩子的性命。

那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而不是青湾大桥这样的庞然死物,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能冒这个险。所以苗正清也只能选择采取怀柔的手段,安排警部人员假扮孩子的亲属,去跟歹徒进行接触,进而最大程度地去安抚他。

晚上七点半,刚刚成为孩子小舅舅的江波涛在寒风里等来了要与他“搭戏”的牛姐。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穿着一身暗红色的棉袄,在脖子上系了一条黑色花围巾,看上去非常有亲和力的中年女警。跟着她一起来的还有她的丈夫,江波涛从他的站姿能看出来,这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警官。

“牛姐,狄哥。”苗正清上前分别与牛慧和他的丈夫握了握手,“很抱歉,把你们从饭桌上叫下来。”

“苗局长,别客套了,你快跟我们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需要我们要做什么?”牛慧刚一开口,江波涛就知道这是个性格爽朗又雷厉风行的主。

“诶,行。”苗正清言简意赅地将案件情况讲了一遍:“……现在需要牛姐你跟小江同志扮演孩子的家属,尽量去安抚歹徒的情绪,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进行人质交换。”

“我去换孩子。”江波涛说。

“没事,我去换孩子。”牛慧看着江波涛笑笑,“你这小伙子一看就不好控制,傻子才同意让你去换孩子,还是让我这种看上去没什么威胁的人去吧。”

“也行。”江波涛想了想,觉得牛慧说得在理,便也不再纠结。

“老婆你也别太勉强。”牛慧的丈夫狄俊才在一旁嘱咐着,“一定要注意安全。”

“得了吧,一听说被挟持的是个孩子,你比我还急。”牛慧转过头笑眯眯地跟江波涛说:“这老头子甩了筷子就跑,也不知道给甩到哪儿去了,搞得我回家还要去找筷子。”

江波涛闻言不由得勾起了嘴角,狄俊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干咳了一声。

玩笑归玩笑,笑过之后牛慧瞬间进入了工作状态:“好了,不说别的了。苗局长,咱们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就可以开始。”苗正清看了看表,“对了,虽然最好是生擒嫌疑人,但还是尽量给狙击组制造一些条件。”

先前在等待牛慧到达的时候,苗正清又跟他讲过了一些受害者和现场的基本情况,江波涛已经知晓狙杀歹徒的难处在哪,于是他一边应答下来,一边脱下了厚重的羊毛外衣,露出里面单薄的浅灰色休闲外套。

“诶,小伙子,大冬天的穿这么少不行的。”牛慧把江波涛已经递给马剑林的外衣抢下来塞进他怀里,“快穿上。”

“没事的牛姐,我需要一点冷气来帮我集中精神。”江波涛笑笑,把外衣又递给马剑林。

“行吧,我也管不了你们年轻人。”牛慧说完顿了顿,似乎是在酝酿情绪,然后她毫无征兆地爆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哀嚎:“我的大孙子诶!!!!”

别说是江波涛,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牛慧吓了一跳,而牛慧全然不管其他人惊讶的眼神,仍旧在原地又是哀嚎又是拍大腿的。江波涛这个时候也回过了神,配合地喊叫起来:“妈!妈你别这样!你注意身子啊妈!!”

苗正清、马剑林和狄俊才也在一旁帮着腔,愣是生生地营造出了一副警官宽慰受害者家属的情景。

“你们别拦着我!让我见我外孙!我的大孙子!!”牛慧又在原地哭号了一分钟,然后她快跑几步直接扑到了杂货店门前,她跪在地上,冲着屋里猛地磕了三个响头,一边嗑一边哀嚎道:“我求求你了,求求你放过我的外孙吧!我求求你!求求你!”

江波涛完全傻眼了,他没想到牛慧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孩子居然能够做到这个地步!

“你们放开我!”江波涛站在原地大叫了一声,也猛地冲了过去,扶住了还要往下磕头的牛慧:“妈!!你别这样!!”

趁这个机会,江波涛飞快的瞥了一眼杂货店的室内环境。

店铺的结构很简单,两边是货架,右手边靠门口的位子是香烟柜台,柜台后露出了电脑的一角;店内地板上有几处大面积的血泊,旁边货架、墙壁上也有大量的喷溅状血迹;店铺最里面的位置摆放着一堆纸箱,大约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歹徒就坐在那堆纸箱上,他的左手钳制着那个可怜的孩子,右手的甘蔗刀正对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牛慧和江波涛,脸上的表情十分惊恐。

“我求求你……你放过我的外孙吧,我求求你……你要杀就杀我吧!”牛慧扶着江波涛的手臂痛哭流涕地朝年轻歹徒乞求着,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她是一个疼爱外孙的外婆。

被挟持的孩子倒也聪明,面对从未见过的牛慧竟也是配合地哭出了声:“外婆!茂茂害怕!茂茂害怕!”

“别、别、别,别动!”歹徒将甘蔗刀转向茂茂,粗暴地打断了他的哭喊,又在下一秒用手里甘蔗刀紧张地指向两人,磕磕巴巴地问道:“你、你、你们是什么人!”

江波涛在那一瞬间察觉到了一处极度不和谐的情绪波动,他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牛姐,回答他。”江波涛悄声地在牛慧耳边说道,同时他凝聚起精神力,将早就放出在一旁待机的精神向导召唤了过来,准备对这个年轻歹徒进行精神探测。

“这位好汉,我是这孩子的外婆,你看在孩子还小的份上,你放过他吧,我求求你了。”牛慧哽咽着答道,“你要杀就杀我这个老太婆吧,我求求你啊。”

“妈,你别这样,妈。”江波涛嘴上反复絮叨着劝慰的话,暗中却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年轻歹徒的脸上,眼见那年轻歹徒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牛姐身上,江波涛不动声色地勾了勾手指。

就蹲在店铺门口墙边的白狼得到了江波涛的指示,快速地在门口处晃了一下尾巴,年轻歹徒那几乎是下意识的眼神偏移让江波涛心里一沉。

这是一个哨兵!

 


 



【TBC【。】

评论 ( 9 )
热度 ( 292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