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救命!我师弟拿了女主剧本!【下】

· 周江,一个奇怪的……呃,穿越趴?

· 傻逼向,没有C

· CP22小料解禁,感谢购入的大家忍受住了我的傻逼没有打我!非常感谢!

· 全文

· 斑驳的更新会在近日恢复!



【72】

面对好像是被自己弄哭的江波涛,一时间手足无措的周泽楷很没骨气地跑了,他几乎是头也不回地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周泽楷把自己埋在柔软的床铺里,用力地大口呼吸着,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江波涛拿着苹果,默默垂泪的样子。

他应该像原来看小说时,在读到被欺压良久的好人终于报复了恶人后,有一种感同身受的痛快感,然而现在周泽楷心里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堵,它紧攥着他的心脏,让他的一呼一吸变得无比困难。

事情好像不应该这样的。

 

【73】

江波涛是一个多坏的恶人呀。

先是装成小绵羊博得了主角的同情,在主角把他当成亲弟弟之后,突然撕下了乖顺的羊皮,以不耻的手段窃取了本应属于主角的地位和荣光;做完这些他却又披上了那张羊皮,仍旧伪装成人畜无害的小动物,笑眯眯地在人前给主角添堵;除了主角,没有人看见羊皮撕裂的缝隙里所透露出那些的黢黑心计。

对,除了周泽楷,没人觉得江波涛是个坏人。

 

【74】

但,江波涛真的是个坏人吗?

 

【75】

还没等浑浑噩噩的周泽楷思考明白这个问题,“第六百七十三届宫保鸡丁杯天下第一武道大会”开幕了。周泽楷作为轮回唯一的参赛选手,被方明华提溜到了赛场上。

这个什劳子“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赛制与先前的“全国青少年修真锦标赛”差不多,仍旧是一对一的对擂模式,只不过这场大赛没有所谓的“暖场选手,每一个上场的参赛选手都是各门派精英中的精英。

饶是周泽楷闭关这么多年,但还是能认出有几个参赛选手就是之前在“第四百五十五届香菇滑鸡杯全国青少年修真锦标赛”上与他交过手的手下败将。特别是那位曾经被他打上过”小Boss”标签的炮灰甲,还有那个仿佛成了精的水蓝色扫把,他们都在这次的参赛人员之列。

周泽楷不怕跟他们对上,按照先前他用二十四式简化太极拳就可以切菜的牛逼劲来说,这群人一起上都不够他打五分钟的,更何况现在的周泽楷还有轮回的秘传武技傍身。

再者说,现在似乎也没人会在背地里对他下黑手了,如果这次的冠军还不是他,那就只能说这本书的作者真是脑子里有水。

 

【76】

“诶,怎么轮回这次还有选手参赛?”

“嗯?!不是说已经把轮回黑掉了吗?”

“嗨,没事,不是江波涛。”

“只要江波涛不出赛,这种小虾米,不足为惧。”

“哼,这几年光让江波涛出风头了,这次也该换我们好好出口恶气了。”

“你别说,那小子是挺难搞的,几次下手都没黑成。”

“反正现在黑掉了,你还怕什么。”

“……等等,那好像是轮回的大师兄?”

“我记得他不是几年前在锦标赛上被江波涛轻轻松松打败了吗?这么长时间没听见他的动静,还以为已经被废掉了呢。”

“我师父还派人专门打听过,可惜轮回的人嘴巴紧,什么都不说。”

“长得倒是挺好看的,上次锦标赛过后,我师妹还肖想了很久要嫁给他呢。”

“长得好看有屁用,没实力说穿了也就是个小白脸。”

“诶诶诶,别说了,他看过来了。”

“怕什么,我毕小爷难道还怕他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不成吗?”

 

【77】

周泽楷只是乜了一眼那个不仅出言不逊还一脸挑衅的孙子,随即他又转过脸去看擂台上的比赛,并不搭理他。

明明几分钟前他还看得目不转睛的对决,现在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了。

 

【78】

这种炮灰之间的对话,无非就是为了侧面透露一些在主角不问世事期间傻逼作者藏着掖着死活不肯交代的隐藏剧情,好让一直蒙在鼓里的读者和主角发出一句“哇塞!原来事情是这样!看来之前我错怪×××了!他真是一个好人!”的感慨。

周泽楷不想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只想赶紧比完赛回到轮回,把还在养伤的江波涛摁在床上打一顿:归根结底你小子手里拿的还不是炮灰(白月光)线的剧本吗?!在我面前装什么Boss啊!!!

 

【79】

可是自始至终都是周泽楷聚聚你自己在把他当成Boss啊!!从来就没有人说过江波涛是Boss啊!!你清醒一点!!!Boss竞走十年啦!!

 

【80】

周泽楷自诩作为一个前期都能靠着二十四式简化太极拳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男主角,他还不需要江波涛这样一个白月光炮灰来替他消灾挡难,来替他扛起年少成名后的所有诋毁和暗箭伤人。

江波涛被周泽楷当成Boss误会的这些年来,所独自吞下的那些血与泪,仅仅是为了让作为主角的周泽楷,在沉寂过后,能在世人面前迸裂出更加耀眼的光。

周泽楷越想越来气:江波涛干嘛非要拿起炮灰(白月光)线的剧本,一个人去面对那些人心的黑暗?!明明他只要乖乖的做一个跟在自己身后仰慕着他的小师弟就好了嘛!!什么背后中伤、暗地里下黑手,他都没有在怕的!!

他可是这本小说的男主角诶!

 

【81】

气鼓鼓的周泽楷简直是一秒都不愿意多等,他径直翻身上场,随随便便地就把正在挑衅场下选手的现任擂主打到躺在地上哭喊着要妈妈。

围观群众都惊呆了。

“下一个是谁?”周泽楷站在擂台上,眯着眼睛蔑视着台下目瞪口呆的一众参赛选手,霸气十足地说:“我赶时间。”

 

【82】

原本预计举办两天的“第六百七十三届宫保鸡丁杯天下第一武道大会”从开幕到结束只用了不到四个时辰,来自轮回的入室大弟子周泽楷开创了天下第一武道大会有史以来最快的夺冠记录。

这根本不是什么武技对决,周泽楷完全就是在切菜。

在最初的几场单方面吊打后,所有人都看出了这位轮回新锐强大过头的实力,小一点儿的门派世家纷纷选择了弃权。只有那些名门望族碍于面子或者对自己的弟子太过有信心,还在继续扛着。擂台赛进行到后半段,所有上场的参赛选手几乎都是顶着掌门的压力,硬着头皮上场与周泽楷对擂。

难缠的对手也不是没有,但在周泽楷的眼里都不怎么够看:对付他们甚至都用不着祭出轮回的秘传武技,有二十四式简化太极拳足矣。

周泽楷就这么轻松自如如鱼得水水到渠诚心诚意地把最后一个参赛选手打趴下了。

瞠目结舌的观众们足足愣了几十秒,这才想起来要为这位刚刚诞生的少年冠军欢呼喝彩。

 

【83】

赶时间的周泽楷没搭理要上来与他握手的大赛主办人,也没看那座纯金打制的奖杯一眼,就连获奖感言都没发表半个字。

周泽楷拍拍裤子上的灰,头也不回地走了。

 

【84】

《江湖八卦志》的记者把周泽楷堵在了马厩里,他是如此迫切地想采访一下这匹横空出世的“黑马”,好回去写他妈十几万字的专题报道骗稿费,以至于他强行地拉住了周泽楷坐骑的缰绳,死活都不肯让他走。

周泽楷叹了口气,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往地上一摔,都快把毛笔怼进周泽楷嘴里的记者被他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位新锐冠军要跟他动手。然而周泽楷只是留下一句“对不起,赶着回去收拾师弟。”就踩上剑,飞走了。

呵,凡人,老子会御剑。

 

【85】

……就是不太熟练而已。

 

【86】

当在半空中御剑迷路到几近崩溃的周泽楷终于飞回轮回的时候,已经是比赛结束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早就接到喜讯的轮回一众弟子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围着周泽楷开始七嘴八舌地问东问西。

“师兄你怎么才回来呀!”已经可以下床走动的江波涛嬉皮笑脸地拨开师兄弟们凑了上来,“方长老还以为你跑出去玩了,现在正在房间里生闷气呢。”

“你跟我来。”周泽楷一把抓住了江波涛的手腕,从师兄师姐师弟师妹的层层包围圈里逃脱出来,他拽着江波涛七拐八绕,一直到把他拉到了后院的一个小角落里。

周泽楷左右看看,眼瞧着四下无人,当即动手——

把江波涛暴揍了一顿。

 

【87】

“呜,师兄,我这身上的伤还没好……”被揍了一顿的江波涛瘫在地上直哼唧,“哎呦,我胸口疼,腰也疼,哎呦,我的腿儿……”

“哼,活该。”揍累了的周泽楷坐在旁边盯着江波涛直喘气——说实话,在武道大会上他连轴转地揍那几十个世家弟子的时候都没有感觉到累。看来作为一个战斗力爆表的男主角,在揍人的时候控制好力道是一件比纯揍人还要更消耗体力的事情。

“师兄……”江波涛偏偏头紧盯着周泽楷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你还生我气吗?”

“生。”周泽楷面无表情地说。

江波涛愣了一秒,随即他苦笑一下,将视线移开了。

 

【88】

“我生自己的气。”周泽楷说。

“小时候我对你太温柔了,才会让你觉得我没法应对人心的恶。”

“江波涛。”周泽楷强行掰过了江波涛的脑袋,逼着他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凭什么你会认为我没法对付那一切?”

“究竟是什么,让你对无所不能的师兄这么没信心?”

 

【89】

江波涛呆愣愣地看着周泽楷,他的脑海中忽地闪过很多片段,那些零散的记忆与周泽楷的脸重叠在一起,让江波涛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以至于眼泪就这么突兀地滑落了下来。

“师兄……我不想再目睹你的死亡了。”

 

【90】

江波涛是一名重生者。

 

【91】

上一世,江波涛只是一个乖乖跟在周泽楷身后仰慕着他的小师弟,他看着他年少成名,看着他游戏花丛,看着他被天下人称颂,又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于非命。

周泽楷那过于耀眼的光芒为他引来了来自二十六家名门的燎原妒火,以及百余名黑衣。浴血奋战的周泽楷最终身中六十七刀,铁箭穿心而亡。

那一天,江波涛的太阳陨落了。

 

【92】

还来不及为师兄缅怀太多的江波涛被赶鸭子上架,迫不得已地站到了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擂台上。

后他又因为悲痛过度,导致赛时神情恍惚,被无名之人误杀于剑下。

轮回仅有的两名入室弟子先后殒命,一时之间,世人皆叹。

 

【93】

“然而神明给了我再来一次的机会。”

“所以可以的话,这一世,我想为师兄担下这一切。”

“你是神明,是光,是我敬仰的太阳。”

“哪怕师兄你会因此不喜欢我、厌恶我、恨我,都没有关系。”

“我能……我能忍受的。”

 

【94】

“你能忍个毛。”周泽楷一个没绷住,直接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都哭成这样了。”

“我咩哭!”明明已经哭到开始口齿不清的江波涛还要嘴硬。

“行,你咩哭。”周泽楷一边敷衍地应着,一边掏出手帕胡乱地把江波涛脸上的眼泪给擦了。

“……师兄,你擦桌子呢?”

 

【95】

哭够了江波涛吸吸鼻子:“师兄,你就没对我刚刚说的那些感到奇怪吗?重生什么的……”

虽然周泽楷很想告诉江波涛自己其实是穿越过来的,然而处于一种微妙的恶作剧心理,还是看过几本重生系小说的周泽楷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觉得。”

“所以,我就当你被揍懵了满嘴胡话。”

“还有,我不是那个‘周泽楷’,没那么容易死。”

“今后你就继续乖乖的做个仰慕我的小师弟吧。”

“师兄罩你。”

 

【96】

周泽楷此话一出,本来已经收住了眼泪的江波涛一下子又决了堤。

“怎么又哭了?”已经没有办法哄人的周泽楷这下是真的傻眼了。

“我这是被师兄你揍得疼才哭的!”江波涛抽泣道,“我现在胸口还疼着呢!”

“……我给你揉揉?”

“不要!”

 

【97】

周泽楷心里的那点疙瘩总算是彻底解开了。

总算是开了窍的周泽楷忽然明白过来,江波涛手里的剧本从来不是什么Boss线,也不是什么炮灰(白月光)线,而是真真切切的白月光线。

不过江波涛可不是那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毕竟现在周泽楷已经牢牢地把他给抓住了。

 

【98】

所以说,让穿越的遇上重生的,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双拼组合?

写这本书的作者脑子里是真的有水吧???

 

【99】

不管怎么样。

在这第九十九个段落里,恭喜两位男嘉宾牵手成功,祝愿你们在这个天上到处都是踩着把剑乱飞的道长一二三四五号的玄幻仙侠修真世界里携手活到九百九十九。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没了【。】


评论 ( 17 )
热度 ( 551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