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斑驳Chapter6 · 杀妻者【下】

· 周江,一个奇怪的哨向趴

· 中长篇,讲故事

· 这部分6k+,整章1w8+

· 不知不觉已经写了十万字,可整个故事的一半都没讲到…我特么到底在胡扯些啥【。






如果非要找个成语来形容这位壁中藏尸案的凶手,马剑林大概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罪不容诛”。

从凌晨十二点多接到江波涛的电话,马剑林就带着队一刻不歇地忙到了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总算是将那具惨不忍睹的骸骨从夹墙中取出来,连带着冰箱里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红烧肉”以及尸骸上那些足足装了整整一垃圾袋的蛆虫,一齐送往了法医鉴定中心。

该案也在第一时间被马剑林上报给了警部总部的金局长,面对这样骇人听闻的恶性命案,金局长迅速做出了批示,抽调人员成立了“1225壁中藏尸案”专案组,发现尸体的周泽楷和江波涛直接进组挂了顾问的名。金局长说了,务必要在全面封锁消息的同时,限期破案,马剑林这个专案组组长身上背负的压力可想而知。

相比取出尸骸的困难,现场的勘验工作进行的倒是挺快。根据浮灰情况,这间房屋确实已经十几天没人居住过,房屋门锁完好,初步可以排除外部人员作案的可能。现场被精心清理过,没有肉眼可见的明显血迹,但通过喷洒鲁米诺溶剂,在整个房屋里发现了大量的潜血反应。特别是厨房和卫生间,在喷洒过鲁米诺溶液后,这两个地方就连天花板几乎都变成了荧蓝色,乍看上去实在是让人头皮发麻。再一联想到这些发着光的地方,其实曾经布满了血液,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在进一步的测试后,技术人员排除了部分潜血反应区。带着口罩的小陈指着客厅那发着荧蓝光芒的复合木地板,告诉马剑林这个地方之所以会让鲁米诺溶液发光,是因为地板上的漂白剂残留。凶手在行凶后几乎将整个房子全都用漂白剂清洗了一遍,心理素质与反侦察能力不能说不强。

尽管有漂白剂的干扰,但在技术人员的努力之下,还是成功地将与人血发生潜血反应的荧光区圈划了出来,大片血迹出现在客厅的沙发前、厨房、卫生间内,而根据血液量与在淋浴间下水口处发现的人体组织纤维推算,杀人分尸的第一现场基本可以锁定在卫生间的淋浴房内。

同时有侦查员从卧室的一个女式皮包里发现了一张身份证,根据经验,马剑林判断证件应该就是死者的。

死者叫严邵丽,三十二岁,G市人。

“马上发回队里,让小包查查这严邵丽的社会关系。”站在门口抽烟的马剑林瞥了一眼装在证件袋里的身份证,在递回给侦查员的同时又问道:“有她老公的相关证件吗?”

“暂时没有发现。”侦查员说。

“没事,不管是我们还是小包,一旦查到她老公是谁,务必要在第一时间内将他控制起来!”马剑林说得掷地有声,眉头确是紧皱在一起,“这是一起恶性的杀人烹尸案,她老公绝对逃不了干系!”

马剑林这样说着,就听见一旁的楼梯间里好像有什么人在嘀嘀咕咕,他两个大跨步冲过去,发现是几个还穿着睡衣的大爷大妈,躲在转角看热闹。说得最起劲的那个在看见马剑林怒目圆瞪的样子后,不由得有些心虚,悻悻地转身想走。马剑林才不管这些,当即招来两个侦查员与他一起把这几个人带到楼下周泽楷和江波涛所租住的出租屋里做询问笔录,同时又布置了些人将十楼上下的电梯与楼梯给控制了起来。

开玩笑,如果由得这些听风就是雨的大爷大妈在现场附近瞎转悠,万一他们添油加醋地把烹尸案的相关消息传出去,指不定会造成怎样的社会恐慌,所以还是让精通篡改记忆的江波涛处理一下比较好。

于是马剑林就带着这几个大爷大妈敲响了0801的房门。

江波涛在侦查员发现了冰箱里的红烧人肉之后精神状况一直不太好,周泽楷跟马剑林打了个招呼就带着他先回来休息了,而0801室也被暂时征用做了个临时指挥部。刑侦大队副队长的于宁和几个忙了一晚的侦查员正窝在不大的客厅里休息,被现场吓到脸色煞白的小鸡仔施文高,也早溜过来躺平在沙发上装起了死。

于宁看见马剑林带人进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立马坐了起来:“老马,怎么了?”

“没事,周围群众,带过来做个询问笔录。”马剑林疲惫地搓搓脸颊,“顺便我也喘口气。”

“也是,你都一宿没睡了,我上去看着,你好好休息。”于宁拍拍马剑林的肩膀,招呼那几个侦查员又上楼去了。

卧室门突然开了一条缝,周泽楷探出半边身子瞥了一眼客厅,看见是马剑林就放下心来,顺手就要关门,结果被后者紧急叫停:“小江呢?”

“在休息。”周泽楷说。

“方便吗?”马剑林乜着那些大爷大妈,意有所指地问。周泽楷怎么会不知道马剑林的意思,不过他还是秒答道:“不方便。”

马剑林伸手又去摸烟盒,无比疲惫地道:“行吧,那就让他再休息会儿。”

“不许抽烟!”周泽楷突然提高了音量,把马剑林吓得一个哆嗦,原本压力就很大的他脾气噌地就上来了:“行行行,不抽就不抽!娘希匹,都是你们这俩小瘪三给我找的事儿!”

周泽楷没接岔,只是撇撇嘴缩回去把卧室门关上了。

那些被带进来的大爷大妈们见此情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小声逼逼。马剑林也没有办法,开始强压着火气安排侦查员给这些大爷大妈们做例行询问,顺便还特别恨铁不成钢地把施文高拎起来训了一顿。

也就这几分钟的功夫,队里就把严邵丽的基本社会关系给马剑林反馈过来了。

严邵丽父母过世的早,暂不清楚她是何时来S市的。她原来在大卖场做销售员,但已辞职在家一年多。严邵丽的丈夫叫邵鹏安,三十五岁,S市本地人,与严邵丽结婚七年,无子,是华乐酒店的大厨。

乍看见邵鹏安是个厨子,马剑林眼前一亮,走上前直把卧室门拍得震天响,压根就没注意房门已经打开了,还好周泽楷身手快,躲过了被马剑林一巴掌糊脸的命运。

“怎么了?”周泽楷堵着门缝不耐烦地问。

“死者丈夫是个厨子!”马剑林压低了声音言简意赅地道。他话音刚落,就隐约瞧见周泽楷身后床上的被子包里被掀开了,江波涛顶着一头乱毛坐了起来:“什么?!”

“进来。”周泽楷扫了一眼客厅里正伸长脖子往里看的大爷大妈,伸手把马剑林拽了进去,然后果断地甩上了房门。江波涛连外套都来不及穿,直接支开了精神屏障。

马剑林将手机上的讯息递给两人看,又补充说明了一下现场情况。

“十有八九凶手就是他!”江波涛看着讯息后附带的那张证件照,猛得拍了一下被子,周泽楷也跟着附和了一句。

“你俩也太武断了吧?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邵鹏安是凶手,暂时只能将他作为重点嫌疑对象。”马剑林说。

“马队长,你经验比我们丰富,这案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凶手是谁,就不要再打官腔了。”江波涛把手机交还给马剑林,“能从容不迫地完成杀人、分尸、烹尸、藏尸,乃至于进一步地将整个房子用漂白剂清洗一遍,外部人员哪来的这么多时间?而且这个邵鹏安还是个厨子,那些肉——”

江波涛原本还想与马剑林争辩一下,就那天他们闻到的红烧肉香来说,这厨子的烹饪水平绝对是酒店水准。然而话到嘴边,他又强咽了下去,并努力不让自己去想那些“肉”究竟是什么。周泽楷靠过去轻柔地帮他拍了拍后背。

“唉,但越到这种时候越不能‘想当然’,越‘想当然’就越容易犯错,也越容易忽略掉一些关键线索。”马剑林搓又搓脸颊,疲惫道:“你们觉得这个案子是人犯下的吗?”

“是。”周泽楷斩钉截铁地答道。

“我在现场没有‘察觉’到任何异类存在过的痕迹,小周也没‘看见’什么特别的东西。”江波涛说,“只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凶手会不会已经潜逃了?”

“没关系,只要是人犯下的案子。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老子也一定会把他缉捕归案!”马剑林说着,眼睛忽然盯住了江波涛。

江波涛这还在发愣,周泽楷就已经戒备地挡在了他的身前:谁都不能对他的向导出手,谁都不。

“别紧张,没人抢你的。”马剑林乜了周泽楷一眼,又转过去对着江波涛说:“既然小江你都醒了,那外面那些大爷大妈,你是不是……嗯?”

合着马剑林这是来压榨劳动力了。

哭笑不得的江波涛只能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老老实实地帮他干活去了。

 

在处理完大爷大妈们的记忆,确认他们不会再提到有关命案的任何一个字之后,周泽楷和江波涛又一次来到了1002室。

鲁米诺溶液的效果还没有完全散去,地板、墙壁上都是斑驳的荧蓝。两人在征得于宁同意后,再次踏进了发现严邵丽尸骨的卫生间里。

挂在墙上的镜子已经被完全取下,露出一块四四方方的水泥墙。虽然卫生间内已经经过了几个小时的通风,但夹墙中残存的尸臭味仍旧折磨着周泽楷敏感的嗅觉,让他忍不住转过去打了好几个喷嚏。江波涛疑惑地盯着周泽楷看了一会儿,后者迎着他的目光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收回目光的江波涛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好像少了点什么。于是他在脑海里迅速地过了一遍昨晚发生的事情,随即江波涛指着那个黑漆漆的洞口,开口问道:“小周,昨晚你只是跟我说这墙后面有死尸,你究竟是怎么发现的?你‘看见’了吗?”

“嗯。”周泽楷点点头,“她在里面,很难受。”

“陈强的女儿的怪异举动,以及高烧不退,是因为被她影响了?”

“八成吧。”周泽楷耸耸肩,小孩子身上的人气弱,很容易被“那些东西”影响,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她现在还在这吗?”江波涛面色凝重地问。

周泽楷一愣,旋即也反应了过来:“不在了!”

“果然。”江波涛捏着下巴,“我还在奇怪,为什么你看到她会没反应,原来是因为她已经不在了……”

一般来说凶杀案的受害者在死后,魂魄会因为内心的怨恨而留在自己被杀死的地方——明明阳寿未尽,却被强行剥夺了生命,阳寿变阴寿,再也体会不到人世的美好,任谁都会去恨——期待着有一天能够遇到杀死自己的凶手。

这些地缚灵不会离开自己死去的地方,除非杀死它们的凶手认罪伏法,得到报应,又或者它们的阴寿耗尽,魂飞魄散,要不然就算大罗神仙来了,也奈何不得它们。

周泽楷就是基于这一点,“看见”了先前依附在诱拐犯面包车上的五个怨魂以及被扔在夹墙中独自腐烂的严邵丽。

那五个怨魂已经因为诱拐犯的被捕而有所释然,虽然还没有重入轮回,不过等到那些该死的诱拐犯接受判决时,它们就会自行离去。

现在“1225壁中藏尸案”虽然有了重点嫌疑对象,但是现在前方侦查员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邵鹏安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怎么这严邵丽的魂魄就这么不见了?!

江波涛思忖了一会儿,问道:“小周,昨晚你把我抱下去的时候,她还在吗?”

“在。”周泽楷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就是在我俩去休息的时候,她不见了。”

严邵丽为什么不见了?是自行离开了?还是因为阴寿已尽,魂飞魄散了?难道她被抓走了?谁把她抓走了?

想到这儿,江波涛的脑海里冒出一个人来:王杰希,毕竟道士捉鬼,天经地义。然而仔细一想,江波涛又觉得不是他,毕竟王杰希没理由这么做——撇去他那出了名的懒,其实只要不作恶害人,道家对于这类怨魂基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见的。

那会是谁带走了严邵丽?

就在两人还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于宁副队长那边又有了情况。

“先前去华乐酒店了解邵鹏安情况的侦查员有反馈了。”于宁把两人叫到了1002室人员相对较少的次卧里,江波涛习惯性地展开了精神屏障。

“据酒店经理说,这邵鹏安昨天还在上班——”于宁话还没说完,江波涛心里就是一惊:邵鹏安居然没有潜逃?而且昨天还在上班?难道这件案子不是他做的?

“——但是他今天无故旷工了,手机也关机了,谁都联系不上他。”听完于宁的后半句话,江波涛心里的疑惑反而更多。

“他逃了?”周泽楷问。

“不知道,现在技术人员正在追踪邵鹏安的身份证信息,特别是铁路、公路这方面。这案子性质这么恶劣,在没查清之前,绝不能让嫌疑人出S市!”

于宁说者无心,周泽楷却在旁边不动声色地撇了撇嘴,毕竟现在他们也不能离开S市,于宁这么一说,倒是搞得他们也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变态杀人犯似的了。

“……我在想,如果邵鹏安真的是杀人凶手,为什么他要拖到现在发案了才逃?”江波涛没怎么在意于宁的话,而是直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正常来说,犯罪嫌疑人杀了人并伴有毁尸、藏尸情节,基本上是为了给警方追查增添阻力,为了给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这件案子少说已经过去了十一二天,他要是想跑,现在早就跑到地球另一头去了。邵鹏安为什么早不跑晚不跑,偏偏要等警察找上门的时候才跑?”

电光火石间,周泽楷的脑内闪过了一个颇为滑稽的答案:“他有拖延症?”

江波涛被他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给雷懵了,一旁的于宁差点笑出声来。周泽楷自知这个理由实在是站不住脚,只能尴尬地挠挠脸颊,移开了视线。

“行了,先别想他为什么现在才逃了。饭点都快过了,去吃饭吧。”于宁干咳了两声,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有什么情况我再联系你们。”

于宁这么一提,江波涛低头一看手机,才发现已经下午一点多了。距离两人上一次进食已经过去了近十二个小时,耐饿的周泽楷还好,倒是江波涛在察觉到这一事实的瞬间就感觉自己站不住了。

——他迫切地需要补充热量。

等江波涛彻底恢复元气,跟着周泽楷回到他俩的出租屋时,已经三点半了。

打开门,周泽楷发现客厅里那叫一个烟雾缭绕,cos天庭都不用烟雾机。定眼一瞧,就看见马剑林跟一票侦查员正愁眉不展的围坐在茶几前,人手一根烟的研究着桌上的报告。

“马队长,少抽点。”江波涛以掌为扇地扇了扇鼻前的烟气,周泽楷更是直接上去打开了窗,室外的冷风倒灌进来,冻得几人都清醒了不少。

“回来了?”马剑林把烟头摁灭在充当临时烟灰缸的一次性茶杯里,“喏,尸检报告出来了。”

距离茶几最近的周泽楷大长手一捞,拿起报告就翻看了起来,没看两行他脸色骤变,越往下看,他脸上的阴霾就越重,最后竟是骂了出来:“……妈的!禽兽!”

“怎么了?”虽然江波涛多少能猜出些,却还是好奇究竟什么样的惊天内容能让周泽楷义愤填膺到这个地步。

“你别看。”周泽楷把报告丢回桌上,又抓住了江波涛要去拿报告的手,“别看。”

江波涛看看周泽楷,又看看围坐在一起抽烟的侦查员们,最后目光落回周泽楷的脸上:“行,我不看。你平静一点。”

周泽楷应了一声,在江波涛的指示下做了几个深呼吸,将那股躁郁的波动情绪排解了出去。见周泽楷已然调整过来,江波涛这才放心地转向马剑林:“马队长,对严邵丽的外围调查有结果了吗?”

“夫妻感情不和。”马剑林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完全无视了周泽楷的目光警告,点燃后径直塞进嘴里猛嘬了一口:“邵鹏安的家暴行为很严重,特别是严邵丽辞职在家的这一年多时间,两人几乎天天都要打架。”

“严邵丽没有报警吗?”江波涛问。

“没有。倒是邻居出于好心,帮她报过几次警。只不过每次警察上门调解都被严邵丽骂了回去,就连帮报警的邻居也被她臭骂过,久而久之,也没有人再敢管他们家的事了。不过这些都是你们搬来前的事情,这两个月邵鹏安倒是没有再动手打严邵丽。”

“我不太相信这种家暴男会突然转性。”江波涛说。

“嗯,因为严邵丽怀孕了。”马剑林又嘬了一口烟,这次他吐烟气吐得很慢,像是在酝酿措辞:“虽然不知道性别,但已经有三个月了。”

“……孩子呢?”察觉到马剑林话里有话的周泽楷忍不住问道。

马剑林不说话了,而其他的侦查员也是一脸不忍。

“别问了,小周。”江波涛拽拽他的衣角,“马队长不说,应该是有理由的。”

“在酒瓶里泡着……”不知道是哪个侦查员突然低声地说道。

这个回答太过骇人,周泽楷和江波涛不约而同地倒抽了一口冷气。江波涛最先平复过来,稳住了呼吸,周泽楷却是陷入了剧烈的情绪波动中。

“小周,小周,别去想,别去想。”江波涛眼瞧着周泽楷情况不妙,连忙伸手托住了他的脖颈两侧,掂脚上前与周泽楷额头相抵,“别去想!”

江波涛通过这样的言语疏导与精神接触让周泽楷渐渐地缓过了神,被向导素包裹的感觉让他安心不少,心内的躁郁感也缓解了些,只是他的嘴唇还在发抖。

“马队长,嫌疑人目前能确定了吗?”江波涛问道。

“勘察到现在,所有的线索指向只有邵鹏安一人。”马剑林答。

“很好。”周泽楷点点头,咬牙切齿地说。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64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