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网恋对象突然变成了审美巨迷的甲方爸爸怎么办在线等,急

江波涛快要暴毙了。

现在他坐在电脑前,面对着未响应的AI和就快未响应的QQ聊天框,哽咽地根本说不出话。

聊天框上只有那个网名叫“一枪穿云”的甲方负责人发来的一句话。

没有设计感。

江波涛瞪着这五个字,感到了窒息。

古往今来,“不够大气”和“没有设计感”堪称每一个弱智甲方的标配台词。

——你根本无法想象有多少凝聚着设计师心血和脑洞的优秀设计方案都是死在了这两句话下。

这个房地产宣传主体的稿子是江波涛的同事黎元凯转给他做的。

据黎元凯本人说,在把稿子转给江波涛之前,他已经和另一个设计师白临改了不下六遍。

凭良心说,黎元凯转给江波涛的稿子,不管从任何角度、任何方面来说都是一个优秀的房地产广告主体设计,优秀到可以挂到花○网、千○网、站○素材网上,给别人当参(抄)考(袭)案(模)例(板)。

无奈,甲方爸爸不满意,再优秀的.ai、.psd、.bmp都得进回收站粉碎。

江波涛接手稿子后,一开始只是淡定地调了几个RGB、改动了一些素材的位置就给这位“一枪穿云”爸爸发了过去。

在经过了几轮“不行”、“感觉不对”、“不好看”之后,对方终于发来了一句超过四个字的评价:没有设计感。

在一个稿子上反复做无意义的修改已经让江波涛有些心生厌烦了,对方此话一出,江波涛简直都快被气笑了。

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谁让甲方是给钱的爸爸呢?

江波涛只能强压怒火,假装自己脾气特别好、态度特别诚恳、特别不耻下问地问道:那您想要什么样设计感?有例图可以让我感受一下吗?

末了,江波涛还加了一个QQ自带的黄豆疑问脸上去,显得特别商业。

对方回的很快:有,等等。

江波涛把鼠标一甩,泄了气似地往后瘫倒在了转椅上。

其实作为一个有尊严的原创设计师,江波涛超级不想做这种拾人牙慧的事情。然而某些时候,甲方爸爸的口味实在太难捉摸,与其在那里闷头瞎做,不如让甲方找一个符合他心里设想的参考素材。

照着爸爸给的参考素材的感觉来,总归没错的。

如果还是不行,那就是你对爸爸给出的素材参悟的还不够透彻。

“黎聚聚。”趁着一枪穿云还没有把参考素材发过来,江波涛转向了坐在办公室另一头砸键盘的黎元凯:“这甲方怎么以前没见过啊?”

“这是老大前天才签下来的新爸爸,还热乎着呢。”

“哦,是这样。”江波涛点了点头。

作为首席设计师的江波涛难得请到了两天假,在蒙头狂睡掉一天后,又跑出去和网恋对象浪了一天,今天才来上班,不知道这件事也算是情有可原。

说到这里,前一秒还在摧残键盘的黎元凯下一秒就贱兮兮地凑了上来:“江聚聚,昨天过得怎么样啊?”

“挺好的,人帅,腿长,也挺懂浪漫。”说着,江波涛忍不住闭上眼睛回味了一下昨晚那顿千把块的法式西餐,“而且还有钱。”

“活儿怎么样?”黎元凯一脸猥琐的问道。

“……办公室里还有女孩子呢黎聚聚你注意一点!”江波涛义正言辞地把黎元凯训了一顿,就是耳朵尖可疑地红了起来。

——没办法,设计狗哪儿来的时间谈恋爱?只能学小学生搞搞网恋了。

江波涛的网恋对象正巧跟他同城,网名叫“荒火碎霜”,真名叫周泽楷,据他自己说是个小富二代,家里搞装修还是其他什么的江波涛忘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江波涛和周泽楷是打游戏认识的。

那个时候江波涛还没变成社畜,有大把的时间打游戏,两个人在一起玩了几个月之后感觉还不错,就开始了长达了四年的网恋。

说来奇怪,两人明明就在一个城市,但就是硬生生地拖了四年才第一次见面。

在真正见面之前,江波涛一直以为什么富二代啊、现实里不太擅长沟通啊之类的都是周泽楷给自己艹的人设。

结果后来真见面了,江波涛才发现周泽楷是真的老实,四年多来居然一句谎话都没有。

昨天两个人在游乐场玩得特别开心,晚上周泽楷还请江波涛吃了一顿气氛贼浪漫的法式西餐。

玫瑰红酒加帅哥,再配上罗曼蒂克的一塌糊涂的小提琴伴奏,江波涛当时就鬼迷心窍般地答应了跟周泽楷去开房。

也就直接导致了今天被打回社畜原形的江波涛,直到下午两点多了屁股都还在痛。

眼瞧着那个说去找素材的甲方爸爸过了十几分钟都还没回消息,江波涛忍不住打开了QQ小号准备摸会儿鱼。

江波涛有两个QQ号,一个生活一个工作,互不干扰。

就在他用名为“天链”的生活号准备找周泽楷嘤嘤嘤一下自己腰酸背痛腿抽筋的时候,那边的一枪穿云终于有动静了。

一枪穿云:

 · 照这个来

 · [图片]

江波涛愣愣地盯着那张甲方爸爸发来的参考图片看了十几秒,一时间竟是有些哭笑不得。

——一枪穿云发来供他参悟领会“设计感”的图片,是江波涛几个月前给另一个房地产项目做的宣传主体图。

“黎聚聚。”江波涛又气又笑地指着屏幕给黎元凯看,“甲方爸爸不喜欢你的设计风格,他喜欢我的。”

黎元凯翻了个白眼:“江聚聚,你给甲方爸爸重新做吧,我一会儿就跟老大说把这个项目全转交给你。”

“哎,这叫什么事儿……”江波涛无奈地新建了一个AI模板,准备重头开始做主体图。

这时,右下角那个属于“荒火碎霜”的头像闪烁了起来。

荒火碎霜:

 在干吗?|ω・`)

江波涛实话实说。

天链:

 准备干活。

荒火碎霜:

 · 那我不打扰你了|ω・`)

 · 晚上一起次个饭吗?

天链:

 ……看加不加班叭QWQ

荒火碎霜:

 · 好哒,小江加油哦|ω・`)

 · 不用回我了,好好上班

 · 啾咪❤

江波涛关掉对话框,感到自己那被甲方爸爸蹂躏了的小心灵得到了滋润,瞬间就有了干活的动力。

我男朋友真他妈可爱。

靠着周泽楷的爱之加持,明明屁股还在痛的江波涛硬生生地将鸡血状态一直维持到了做完主体图给一枪穿云发过去。

十分钟后,新的主体图有了反馈。

一枪穿云:

 · [图片]

 · logo大一点

出现了,是熟悉的甲方。

江波涛看着对话框上方“正在输入”的提示,缓缓地捂住了胸口。

果然,甲方爸爸的反馈意见还没打完。

一枪穿云:

 · [图片]

 · 这,小一点

江波涛心里咯噔一下。

无浪:

 可是这两个地方是一个整体???

将这句话发出去的一瞬间,江波涛顿悟了,他觉得自己可能明白对方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于是又飞快地补了一句。

无浪:

 是要做成透视效果吗?

一枪穿云:

 · ……

 · 啊?

江波涛决定闭嘴。

无浪:

 没事,你继续,还有什么地方要改吗?

一枪穿云:

 · 有

 · [图片]

 · 这,黄色

 · [图片]

 · 橘子改成苹果

……

江波涛看着对方发来的那一长串修改意见,感到了脑壳疼。

江波涛,冷静,淡定,自持。这是甲方爸爸,是给你钱的甲方爸爸,你跟甲方爸爸过不去,那就是跟钱过不去。为了不饿死,改吧。

艰难地说服了自己后,江波涛认命地打开了工程文件。

在经历了两次大改,三次小改后,由江波涛重做的宣传主体图终于过了。

江波涛看了看自己第一次做的图,又看看一枪穿云最后拍板的正稿,有些无语凝噎。

——改了这么多次,整张图的意境居然没改变太多,真是不容易啊!

将正稿发过去后,江波涛抬眼一看时间:嚯!已经晚上八点半了!

江波涛想起了还在等他回复消息的周泽楷,赶忙切了账号发了私聊过去。

天链:

 · 小周!对不起!

 · 刚给甲方爸爸改完设计图orz

 · 晚饭还是改天吧QAQ

周泽楷回复的很快。

荒火碎霜:

 · 没关系,我也加班了|ω・`)

 · 要不一起吃个夜宵?

天链:

 会不会太麻烦你呀?

荒火碎霜:

 · 不会

 · 你给我发个定位,我来接你|ω・`)

天链:

 好呀♪(^∇^ )

发完定位的江波涛伸了个懒腰,瞥见一旁的黎元凯还在砸键盘,忍不住凑上去瞅了一眼。

“我靠,‘红底配正蓝字不要质感和渐变’?黎聚聚,你的甲方,是要你死啊。”

“颗颗。”黎元凯目光已死。

“苦了你了,黎聚聚。”江波涛同情地拍拍他的肩。

“江聚聚,看在我们的兄弟情义上,帮我把涟安御府的桁架尺寸改一下。”黎元凯故作可怜地说:“我不想加班到凌晨。”

江波涛看了看只剩他跟黎元凯两个人的办公室,估摸着周泽楷开车过来也要一段时间,就点点头答应了下来。毕竟改尺寸这种小活,也算是轻松的了。

然而江波涛没想到的是,桁架尺寸改完后,甲方硬要说文字排版不好看,要求重新进行排版。

江波涛想着“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顺手就给把排版也改了。

结果甲方并不满意,非要再改。

于是江波涛耐着性子又改了两次,在把第四稿发过去等甲方回复的期间,周泽楷给他打了电话,说是已经到楼下了,让江波涛赶紧下来。

江波涛估摸着以这甲方一改再改的尿性来看,估计还要再返工,就说让周泽楷上来等他:“小周你直接坐电梯上17楼,我公司在电梯间出来的左手边,叫贺武文化传媒。”

“……嗯?”

江波涛听出周泽楷的语气明显是吃了一惊,忙追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马上来。”周泽楷支支吾吾地说完,啪地一下就挂了电话。

“江聚聚,谁要来啊?”正在跟AI做斗争的黎元凯抽空瞥了江波涛一眼。

“我男朋友来接我下班。”江波涛美滋滋地说。

“靠,公共场所秀恩爱,你有没有公德心?”黎元凯愤恨地砸了一下空格键,“关爱单身同事,人人有责!”

“黎聚聚,我都帮你改桁架了,你还想怎么样?”江波涛说,“你是不是想加班到凌晨,你要是想,我立马走人,满足你的愿望。”

“江聚聚,我错了。”黎元凯瞬间就萎了,“只要您能帮我把桁架的正稿出了,您这恩爱可劲儿地秀,我绝不拦着。”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对口相声,两人条件反射地同时回头看向了门口。

“呃……”周泽楷站在门口,面对着两人的目光有些尴尬地用手指挠了挠脸颊,“我来接江波涛去……”

周泽楷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几乎已经听不见了。

“小周!你来啦!”

“周经理?你怎么来了?!”

江波涛和黎元凯同时开口叫道,然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秒:“卧槽?”

“黎聚聚,你怎么认识我男朋友?”江波涛说。

黎元凯憋了一下,愣是把那句已经到嗓子眼的“江聚聚,这就是今天折磨了你一天的甲方爸爸啊!”给咽了下去,他决定换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江聚聚,前天你请假的时候,老大跟轮回地产签了合同,周经理就是甲方负责人……”

“……”江波涛沉默了。

周泽楷默默地退到了门外。

过了五分钟,江波涛冲着周泽楷招了招手:“小周你过来。”

门外的周泽楷死命地摇了摇头。

“你过来。”江波涛说。

话音刚落,周泽楷就几步窜到了江波涛身边。

“小周。”江波涛紧盯着周泽楷的眼睛,“你是不是有两个QQ号?”

周泽楷点点头。

“一个叫荒火碎霜,一个叫一枪穿云?”

周泽楷几不可见地又点了点头。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江波涛再次沉默了。

诡异的沉默让黎元凯直感大事不妙,赶紧找了个借口跑到卫生间里躲了起来。周泽楷也挺想跑路的,然而一方面是他不敢,另一方面,江波涛正死抓着他的袖子,他想跑也跑不掉啊!

“小周。”过了许久,江波涛终于说话了:“答应我,今后的稿子,如果没有大错,改一遍就够了,求你。”

差点以为自己要被江波涛灭口的周泽楷此时此刻除了点头不敢再作他想。

“还有,logo放太大真的很丑。”

“……”





【没了【。】

评论 ( 50 )
热度 ( 1722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