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No Access【1】

· 韩张,底特律AU……?

· 给螺螺的交换粮食!害怕被灭口的我终于动笔了!

· 某种意义上的题文无关,我超讨厌起名字【。

· 只是借用了底特律里对于仿生人的一些设定,与游戏剧情没啥关系,不了解游戏的也可以放心食用!





韩文清觉得自己可能在和一个仿生人共事。

虽然这么猜测自己的搭档不太礼貌,然而他就是控制不住地觉得张新杰也许不是个人。

托大洋彼岸某个科技公司的福,现在全世界到处都是仿生人。这群科技疯子一开始只是用人工假肢帮助残疾人能跑能跳,后来就出现了人工器官,心脏、肾脏、肺,甚至是电子大脑。

到了最后,这群疯子里最神志不清的那个拍着桌子叫道:“嘿!伙计们!为什么我们不把这些部件拼起来制造一个完整的人呢!”

于是仿生人这种看起来非常赛博朋克的东西就这么出现了。

“……事实上,人类早在2013年就制造出了第一个仿生人,名叫雷克斯,是由英国机器人专家理——”

“打住,打住。”韩文清感到了有些头疼,也许今早他出门前应该带上块巧克力棒堵上自己的嘴,这样就可以避免因为看见了那颗遗弃在路边的人工心脏而顺口提起“仿生人拼装论”时,被迫听张新杰的长篇大论。

韩文清不仅对仿生人科技发展史不感兴趣,他对仿生人也不感兴趣。

甚至还有一点抵触情绪。

自诩为宇宙中最聪明的物种,除了一小撮疯子,大部分的人类对于仿生人这种高科技类人产物,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心理。

特别是这两年仿生人科技的爆炸式发展之后,这些明明是由人类制造出来的玩意更像是活生生的真人了,它们有足以乱真的皮肤,毛发,指甲。人工心脏将由人工塑胶合成的血液泵入它们身体的各个机件,也让它们有了脉搏;用于自清洁的人工肺部使它们能够模拟人类呼吸;植入大脑中的情感模块让它们像人一样拥有情绪,有些配备了泪腺的仿生人甚至能在感到悲伤的时候流下合成眼泪。

仿生人不仅比人类拥有更多的知识储备量,它们学习新事物的速度也是人类望尘莫及的——这玩意的大脑可是连着网的!

这些有情感、能自主思考,甚至已经通过图灵测试的人工智能产物虽然在各个领域给予了人类帮助,但它们亦在侵占人类所拥有的社会资源。

就像是本世纪初,智能手机刚流行起来那样,一不留神,仿生人就到处都是了。

首先是制造企业因为仿生人的出现而解雇了大量的劳动者,而大部分非脑力劳动者的岗位也正在被仿生人逐步替代。

大规模的下岗潮,在人类社会里爆发了恐慌,被迫下岗的人们开始向政府施压,抵制仿生人挤占劳动资源。政府无奈,不得不出台法令,强制企业在雇佣价格更为低廉的仿生人同时,必须保留部分人类工作岗位。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系列有关仿生人的禁令与规范。不过说实话,这些规章条款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毕竟你只要一千来块钱,就在万能的淘○上买到能够赋予仿生人体温的合成血液,再多花两百甚至可以让你的仿生人规避金属探测仪,以上产品与可以骗过X光扫描的骨骼模块捆绑销售只要两千三百三十三,全场包邮,好评返现哦,亲!

现在这个社会,仿生人越来越像人,而人却越来越像仿生人。仿生人在拼命学习人类的情感和思想,努力成为“有血有肉”的新人类,而人类却在把自己的胳膊大腿卸了,换成冰凉的钢筋铁骨。

韩文清在自动贩卖机上买了一罐钟爱的罐装咖啡,随后与还在擦汗的张新杰一同坐到了长椅上略作休息。老年人在远处的广场上打太极,一对还在晨跑的年轻人从他们面前经过,韩文清盯着那两个人看了一会儿,突然说道:“穿黄衣服的是个仿生人。”

“嗯?”张新杰顺着他的目光也去看,一直到那对年轻人转弯跑进绿茵道离开他的视线,张新杰都没看出来为什么黄衣服的就是仿生人了。于是他转向韩文清,虚心问道:“韩老师,你怎么看出来的?”

“他的步频和步幅规律过头了。”韩文清说,“人类做不到这样。”

“我知道了。”张新杰点点头,然后他盯着远方顿了顿——韩文清忍不住去猜这是他的系统卡住了——大概过了一秒,又或者是两秒后,他才再次开口说道:“到时间了韩老师。”

韩文清抬起手表看了一眼,现在已经九点十五分,回去冲个凉,再换件衣服,加上四十分钟的车程,刚刚好能在十点半之前赶到委托人家里。

“嗯,回去吧。”韩文清一口气将已经打开了的罐装咖啡喝完,抬脚将铝制易拉罐踩扁,顺手丢进了垃圾箱里。在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张新杰就在旁边看着他,看上去有点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情?”韩文清不喜欢去猜别人的想法,于是他直接问了。

“老师,我建议您下次换A牌的罐装咖啡饮料,那款的咖啡因含量比B牌的低。”张新杰盯着韩文清说,“如果您长期饮用下去,会形成咖啡因依赖,甚至于咖啡因上瘾。这对您的胃不好。”

该死的,这小子真的是个仿生人,他刚刚在分析我的咖啡。说实话,张新杰此话一出,韩文清很难不摆出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下一步是什么?我的午餐卡路里摄入量?

“您不用露出这样的表情。”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说,“咖啡罐上写着咖啡因含量。”

韩文清回想了一下,靠近罐底的地方好像确实写了那么一行字,只不过他从来没有留心过。

“谢谢你的建议,我们现在该回去了。”韩文清接受了张新杰的建议,却并不打算去改。

咖啡嘛,好喝才是硬道理,谁会去在乎里面的咖啡因含量?

那栋外形像台游戏主机的酒店式公寓离公园很近,律师事务所包了其中的一层作员工宿舍,韩文清是事务所负责人花了重金挖来的,薪资、待遇和福利都很不错,就连公寓里的陈设都是新的。

而作为韩文清的助理律师张新杰就住在隔壁。

这样的安排也许是为了能让两人更快的熟络起来,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

一开始两人相处的是挺愉快。

韩文清和张新杰都有晨跑的习惯,所以这早上的锻炼时间自然而然地就约到了一起。别看张新杰身板看上去有点单薄,他的好体力可是让韩文清都吃了一惊的:绕着公园跑十圈,少说十七八公里的运动量,张新杰一个早上跟着他跑下来愣是不带气喘的。

不仅不气喘,张新杰还能面不改色地提议让韩文清减少晨跑的里程数:“过长的跑程对膝盖软组织不好,容易加速膝盖的老化,每天十公里就够了,太多不好。”

他那仿佛老母亲嘱咐孩子穿秋裤的语气让一旁的韩文清是又气又笑,并真的听从张新杰的建议将晨跑里程减少到了十公里。

也正是因为这每日的晨跑,让韩文清对张新杰起了疑心。

就如同从步频和步幅上看出了黄衣仿生人一样,韩文清也观察过张新杰跑步,他的步频和步幅也十分规律,规律到几乎没什么变化,就像是一个机器人在按照设定好的动作幅度和路线运行一样。

——如果刨去那次平地摔的话。

张新杰那次莫名的平地摔蹭掉了手心上的一块皮,从伤口沁出的红色血液让韩文清暂时打消了对于他是个仿生人的猜测。

当然,那时候他也不知道万能的淘○上可以买到替换蓝血的仿生人专用红色血液。

除此之外,张新杰的身上还有很多疑点,却也有更多像人类的地方。

处于一种微妙的心理,韩文清不打算就张新杰的真实身份询问他人。一来,如果他搞错了,就有可能造成张新杰对他的不信任。二来,他很想自己去解开这个谜。

偶尔律师也会想玩玩侦探游戏。

 

晨跑结束回去洗漱了一番的两人共乘一车上了高速,开车的是张新杰。

两人在十点二十九分时,按响了委托人家的门铃,来开门的是个约莫只有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女性。

“你、你好?请问你找谁?”女孩从半开的门缝里探出头,小心翼翼地看着韩文清,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一点惊恐,像是被韩文清吓到了。

韩文清知道自己穿西装的时候板起脸来有点像混道的黑社会,于是他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一声,尽量放柔了语气说道:“我们是C事务所的律师,受盖和光先生的委托,上门来为盖先生做遗嘱见证。”

女孩狐疑地上下打量了韩文清和张新杰一番,犹豫地开了口:“请稍等,我得去问问爸爸,他没跟我说今天有客人上门。”

“好的。”韩文清点点头,任由女孩不礼貌地将他们关在了门外。

一分钟过后,女孩再次为两人打开了门,还递上了两双拖鞋:“非常抱歉将两位关在门外,爸爸昨天头痛得厉害,忘记跟我说今天有客人了。”

“没关系。”韩文清换上拖鞋,飞快地扫视了一下这间装修非常有格调的跃层房。

看来这是家有钱人。韩文清心里有了底。有钱人家是非多,但愿这次的遗嘱公证不会扯出什么其他的乱子。

“爸爸在里屋,我带你们过去。”

女孩将两人领到了卧室门口,然后她曲起食指,用指节小心地敲了敲门:“爸爸,律师们到了。”

门里传来粗重的咳嗽声,随后一个有气无力的男声说:“请他们进来吧。”

韩文清进入卧室后,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排医学仪器,心电监护仪、指甲式血氧仪、呼吸机,样样具备。

床上那位明显已经病入膏肓的老人就是韩文清与张新杰此行的委托人盖和光。

“盖先生。”韩文清走到床边,略点了点头算是向盖和光打了招呼,张新杰在他身后站着。

“你好,律师先生。”盖和光虽然看上去一副气息奄奄的样子,但实际上开口说话时吐字发音十分清楚,显然他神志是清明的。

“盖先生,这次我们来——”

“请等一下。”盖和光打断了韩文清的话,他抬起夹着血氧仪的右手,将站在房里的仿生人女仆支去了厨房,又让那个名叫盖方仪的女孩把房门关上,这才接着韩文清的话头继续说道:“律师先生,你和我都清楚这次的目的,直接进入正题吧,咳咳咳。”

见盖和光咳了起来,盖方仪忙不迭地掏出了手帕,扑在床边去帮他擦嘴角咳出的唾液。

“谢谢你方仪。”盖和光摆摆手,“你去那边坐着吧。”

“盖先生?”

“没关系,我可以的,咳咳。”

“那行吧。”韩文清回头示意了一下,早有准备的张新杰掏出了平板电脑。

不知道是因为没想好,还是纯粹因为病痛,盖和光又咳了几个来回,这才缓缓地开口道:“本人盖和光,男,二一八七年生人,年六十七岁,咳咳,因患病,随时可能发生意外,故立此遗嘱。由C律师事务所的——”

“韩文清,这是我的助理律师,张新杰。”韩文清说。

盖和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韩文清律师与张新杰律师作为见证人,并委托其代书遗嘱如下。咳咳,本人死后,名下的房产、银行存款、以及其他形式的遗产,咳咳,均由盖方仪继承,其他亲属菌无权继承处置!”

最后这半句话,盖和光简直是含着恨,咬牙切齿地吐出来的。

“爸爸?!”原本安静地端坐在一旁的盖方仪听到这里不禁站起了身来,“妈妈和哥哥呢?”

不仅是盖方仪,韩文清和张新杰听到这里也是一愣:盖和光竟然将财产全数留给了女儿,完全不考虑妻子和儿子。

“他们不配,咳咳咳咳——”也许是因为提到了妻儿,盖和光又咳了起来。

“爸爸,你、你再考虑一下。”盖方仪跪坐在床边,脸上的表情显得有那么几分不忍心。

“不考虑了,就这么定了,咳咳。张律师,我可以签字了吗?”

“稍等。”张新杰仍旧在平板电脑上打着字,“我得为您规范一下措辞。”

“好。”

韩文清和张新杰花了点时间让这份代书遗嘱在书面上更加规范与权威,期间盖方仪一直在劝盖和光考虑一下妈妈与哥哥,可全都被盖和光态度坚决地拒绝了,于是盖方仪也不再说什么,只是那张漂亮的脸上始终挂满愁云。

“盖先生,您看一下我们为您代书的遗嘱,如果没问题,就请签字吧。”韩文清从张新杰手里将平板接过来,递到了盖和光面前,郑重其事地说:“签完字后会即刻上传到公证平台,并具有法律效应,所以一定请您确定无误之后再签。”

盖和光划拉着屏幕,很快就看完了这份代书遗嘱,又接过张新杰递来的触摸笔,颤颤巍巍地在屏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三个字他写的很慢,也很认真。

盖和光签完字后,作为见证人的韩文清和张新杰也依次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提交给了公证平台。亲眼看着提交成功的盖和光闭上了眼睛,了却了一桩心事般地露出了微笑。

而到这里,韩文清与张新杰此次的遗嘱见证工作就算是做完了。

寒暄了一句之后,盖方仪将他们送了出去。

“谢谢你们,律师先生。”在不久的将来,即将继承一大笔遗产的盖方仪看上去一点都不开心,“委托费稍后我会替爸爸打到事务所的账上。”

“没关系,分内之事。不用送了,我们自己回去就行。”

 

回事务所的路上,原本是在专心开车的张新杰突然开了口:“韩老师,盖先生将遗产留给一个仿生人是合法的吗?”

正在后座上闭目养神的韩文清心里一惊:“盖方仪是仿生人?!”

张新杰有些奇怪地瞥了一眼后视镜:“我以为老师您早就看出来了。”

说实话,韩文清还真没看出来。

刚刚在盖家,接触盖方仪短短的半个小时里,韩文清感觉她就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于是他好奇问张新杰:“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张新杰沉默了一下,半饷才憋出了两个字:“感觉。”

我还感觉你小子是个仿生人呢。

韩文清有点想笑,干脆就转过头去看窗外的景色,对这个话题不置可否了。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240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