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君

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个文手的相声演员。
4-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
5-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今晚应本有一场雨。
早在午后时分,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乌云就已经把那轮毒辣的艳阳给吞吃干净,咀嚼出滚滚雷声,沉闷的水汽压抑着所有人的呼吸。
可这场本该酣畅淋漓的大雨硬是没落下来。
周泽楷支着脑袋侧卧在榻上闭目养神,手里的扇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扇着。
桌边豆大的灯火忽明忽暗,窗外的阴云已经和夜色交织在一起,把本应凉爽的夜风网了个一干二净。本就不算流通的空气彻底凝结起来,沉闷的让人透不过气,任谁在屋里待上一会儿都会粘黏上一层热汗,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只有周泽楷不觉得。
他信奉心静自然凉,就算是睡在那架在锅上的笼屉里,周泽楷都自信能睡得香甜无比。
而就在周泽楷将睡未睡的时候,一条细长的黑影从未阖严的门缝里溜了进来,速度极快地钻进了多宝格后的阴影里。
约莫两个弹指的工夫,黑影就溜到了床榻边,绕着雕花木的床腿悄没声地游上了床。
那是一条漂亮的银环蛇。
只有三指粗细,却足足有两尺多长,若不是周身那些标志性的白环,它很容易就会埋没在阴影中了。
银环蛇贴着床边游上周泽楷的脚腕,它只在他的小腿上绕了一圈,又继续往上游走,贴着腰窝钻进了他的亵衣里。
周泽楷感觉到凉滑的鳞片贴在他的脊背上,细密的鳞片摩擦着皮肤,带来些许痒意。然后始作俑者从亵衣的后领口钻了出来,绕上他的脖颈,似乎是要勒死他一般的缠绕了好几圈。
仍旧打着扇子假寐的周泽楷不为所动。
于是那条自讨没趣的银环蛇放过了他的脖颈,扭头又钻回了亵衣里,最后硬是从周泽楷的腰侧与床榻的缝隙里挤了半边出来,支起身子盯着他瞧。
见周泽楷还是没有反应,银环蛇吐了吐信子,顿时大口一张,耀武扬威地露出了那一对尖利的毒牙,看样子它下一秒就要咬上周泽楷脖子。
察觉到性命之忧的周泽楷这才闪电般地出了手,不偏不倚,正好捏在它的七寸上。
蛇不动了。
“睡醒了?”周泽楷眯着一只眼,好整以暇地乜着手里的小蛇。
被捏了七寸的银环蛇吐吐信子,豆大的眼里神采熠熠,周泽楷感到背上有一条凉滑的蛇尾在动来动去,若有似无的撩拨着什么。
周泽楷松了手,得了自由的银环蛇唰地一声自他肩上掠过,飞快地钻进了那床薄被里。细长的尾尖一下子就从指缝间滑走了,周泽楷原本还想抓一把,确是没抓住。
等他回身时,就对上了江波涛那双含着光的眸子。
“睡醒了。”江波涛抱着薄被的一角,回答了周泽楷的问题。
“你睡醒了。”周泽楷换了个手支脑袋,话语里带着点笑意,“就来闹我?”
“你又不用睡。”江波涛说得理直气壮,心里却是有点发虚。
——毕竟被捏七寸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周泽楷被他噎了一下,不知道该接什么话,索性就不再开口,只是单手捏了他的下巴去咬江波涛的唇。
然后啃咬变成了亲吻。
缠绕的舌尖、难耐的吮吸与磕碰的唇齿,唇舌间的追逐向来是一场好玩的游戏。
江波涛冰凉的皮肤贴在他的胸膛上,周泽楷不由自主的感到了热。
他很少会觉得热。
这自胸口所迸发出的灼人热流与雨前的闷热空气内外夹击,让他忍不住地将江波涛按在榻上贴了又贴。
这场雨怎么还没有下来?
两人亲得难解,却还是有喘息的时间。
彼时被咬破了下唇的江波涛舔舔伤口沁出的血,嘴角一耷,显得特别委屈:“龙君大人真是小气。先前我不过做做样子,怎么你还真咬起我来了?”
周泽楷笑笑,又覆上去,轻声说:“要不,你咬回来?”




【没了【。】
【大概是龙x蛇【。】

评论 ( 15 )
热度 ( 414 )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