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周江世界第一。
2- 轮回沼难民。
3- 可能是文手的相声演员。
4- 有暴力倾向的精神分裂症患者。
5- AO3→sue_lotus
6- 不更新的时候就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死掉了。
 
 

【周江24H/10H】雨夜 · 舞会

·  周江血族趴,亲王周×公爵江

· 组织@周江企划 

· 阿首说得对,雨夜已经变成了活动更,每次活动我就指望着用雨夜撑场子了【你他妈


晨。

在血族亲王慷慨无私的帮助下,虽然疲累,但还算是睡了个好觉的公爵大人决定在自己的房间里享用早餐。

席间,还披着睡衣的江波涛突发奇想地朝坐在一旁的周泽楷提出了一个赌局。赌局很小,也很无聊:他们在赌一会儿侍女端上来的色拉里到底放了几颗圣女果。

三分钟后,随着江波涛将第七颗圣女果——同时也是最后一颗——丢进盘子里,周泽楷毫无悬念的输掉了...

14 Feb 2018

【百日江波涛|周江】雨夜 · 忠告

· 2017百日江波涛企划,Day62

· 组织 @江受安利企划 

· 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怎么又是我【。

· 血族周×公爵江,雨夜系列前篇直接进tag【。


现在是下午两点。

悠闲的午间小憩止于一声惊雷,江波涛半睁着眼睛坐在床上,那道唤醒他的震耳雷鸣同他梦中的霹雳交叠在一起,让江波涛在恍惚中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密布的乌云堆满天幕给予世界午夜般的昏暗,而夺目的闪电代替太阳给予人们眨眼间的光明。

周泽...

09 Sep 2017

雨夜 · 誓言

· 圣职系邪教拉郎,许斌×徐景熙

· 这一部分会很长【。


“我觉得你需要一副眼镜。”袁柏清看着一脸惊讶的许斌挑起了眉。

就在两分钟前,做完日常交接的许斌特意绕了些远路,结果在第六回廊外堵错了人。

与徐景熙身着同样检察官白袍的袁柏清推推鼻梁上滑落的眼镜,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位敢于壁咚他的银甲骑士。而重新直起身子的许斌则转过脸去假咳了几声,似乎是想借此来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只可惜袁柏清并不买他的账——当年他初入神殿被指派到方士谦身边做学徒的时候,曾经与许斌有过那么几段交情,两人颇为熟络。当然也因为有这么...

14 Feb 2017

雨夜 · 骗子

· 叶蓝

说实话,蓝河现在脑子里有一点儿乱。
他扶着额头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情绪这才算是稍稍稳定了下来,随后蓝河抬起头看向叶修:“这么说,你是一个徒有虚名的骗子?!”
“小伙子我觉得你过分了。”叶修摇摇头,垂了眉眼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你怎么能用这种词汇来侮辱一个享有盛名的预言师?”
“明明是你自己说——”蓝河辩驳的话语才说到一半,却看见叶修突然冲着自己扑了过来,当下心里一惊,以为叶修要动手揍他了,便条件反射地握住剑柄后跳一步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却没成想被扑上来的叶修捂了嘴,连拖带拽的拖进了灌木丛里。
“嘘嘘嘘嘘!别动!祖宗别动!”叶修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艰难地压制住了蓝河的挣扎,“有人来了...

10 Nov 2016

雨夜 · 赌气

· 韩张


张新杰有些后悔:他应该在五分钟或者更早之前叫住韩文清的。

他感觉脑袋昏沉沉的,各种斑斓的色块充斥着他的视野,他的思维开始变得有些迟钝,以至于张新杰根本分辨不清眼前的朦胧到底是因为他丢了眼镜还是因为感冒。张新杰扶着树干又往前堪堪地挪了半步,脚步虚浮着就像是有什么人正拽着他,要将他拉进泥泞的深渊一般。

韩文清就走在他前面几十米左右的地方,因为临出发前面色惨白的张新杰板着脸拒绝了他的好意与关心,韩文清对此颇为气恼,赌气似的只顾着闷头往前走,全然不管张新杰是不是还跟在他身后。

张新杰原本还强撑着装...

01 Nov 2016

雨夜 · 蜂蜜

· 周江,喻黄

今天很奇怪啊。
江波涛站在门口环视了一下四周,烛光在房间里摇曳出一片暖橘,茶几上摆着一壶温热的奶茶,床铺也被侍女收拾的干净整齐。
房间里很安静,或者说太安静了。
江波涛从书架上随手拿了本诗集,坐到茶几前给自己倒了杯奶茶。他才洗完澡,发梢正湿漉漉的滴着水,一不小心就沁透了他的浴袍领子。不过江波涛全然不在意那些,因为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有谁悄然地出现,沉默着为他把头发擦干。
然而直到江波涛喝完了奶茶,他所盼望的那个谁却仍旧没有出现。
不应该啊。江波涛合上诗集,皱眉想道。
鉴于被水沁透的浴袍贴在后背上实在难受,江波涛只得自己擦干了头发,又去换了一身睡袍,坐到床上继续翻看诗集。
这本诗集值得...

03 Oct 2016

雨夜 · 异族

· 周江


江波涛今天的心情很不错,眼角眉梢都带着愉悦的笑意,走路的步伐也是轻飘飘的,仿佛下一秒就要不可自制地跳起舞来。
当周泽楷在走廊尽头逮住江波涛的时候,他甚至真的牵起了他的手,哼着调子跳了半支轻快的舞步——如果江波涛没有因为笨拙而频频踩到他的脚,周泽楷倒是十分乐意为这位不怎么称职的独舞演员献上些许掌声的。
心情愉悦的公爵大人破例在白天为他的亲王放了点血,周泽楷虽然心存疑惑,却一点儿也不跟江波涛客气,獠牙在他的手心里摩挲了好久才算作罢。
然而天下必定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这还是一顿意外加餐。
刚包扎完毕江波涛根本不顾手心的伤口,也不顾周泽楷本人的意愿,执意要在房间摆上一个小火...

18 Sep 2016

雨夜 · 审判

· 雨夜许徐线

· 圣职系内销,许斌x徐景熙邪教拉郎


许斌不是没有考虑过放走徐景熙。
然而抛开他单枪匹马对抗六名骑士同僚是否有获胜的机会不提,就算徐景熙真的能够再次逃脱,在对于异端者这个问题上显得格外死心眼的教廷自然还会派出第二队、第三队的骑士去追捕他。
妈的。意识到这一点的许斌在心底暗骂了句脏话,转头看向被四名骑士押解着的徐景熙。大哭过一场的徐景熙这会儿显然没什么多余的气力去注意许斌,他只是耷拉着脑袋,脚步虚浮地往前走。
相对于徐景熙的沉默,好心收留他度过一晚的男女主人显然没有这么淡然,他们一路哭喊着辩解求饶,却无数次地被押后的骑士所打断。
几次之后许斌动了恻...

16 Sep 2016

雨夜 · 骑士

· 雨夜许徐线

· 圣职系内销,许斌x徐景熙邪教拉郎


“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求求你救救我!”
“有人在吗?!请救救我!我是无辜的啊!”
“请问有人在吗?!”
“请救救我!!”
“我什么都没做错!”
“请救救我!让我躲一会儿就好!”
“有人在吗?!”
“我可以给你们钱!求求你们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
青年跪伏在门前抽泣,雨水沁透了他身上那件单薄的破烂袍子,暗红色的血流被雨水析出从袍角慢慢的滴落下来,在他的脚边汇成一滩泥泞的血水。
伴随着一声无奈的叹息,房门终于还是打开了。
善良的男主人决定收留这个被教廷追杀的魔法师学徒一晚,女主人为他准备了舒适的洗澡水、干净的...

15 Sep 2016

雨夜 · 重逢

· 雨夜林方线


就算分开了一两年,林敬言还是能通过力道来判断这个突然从背后袭击他的家伙到底是方锐,还是其他什么居心叵测的家伙。
“老林,好久不见呀!”方锐一只手勾在林敬言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握了拳头砰砰砰地拍着他的胸口,“吃饱了出来遛弯呐?”
“咳,方锐你注意一点,我还在执行公务。”林敬言皱着眉头用手肘推开他。方锐撇撇嘴,从善如流地松了手,林敬言低头理了理被他弄歪的领结,头也不抬的继续着被打断的日常巡查。
方锐吊儿郎当地跟在林敬言后面走了十几米,发现他似乎并不打算再搭理自己之后,又忍不住跑上去逗他:“老林我发现你自从开始吃皇粮,整个人都没意思了。”
正在跟一位老伯打招呼的林敬言听到这...

13 Sep 2016

雨夜 · 弱点

· 雨夜喻黄线


“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

黄少天嗷嗷乱叫着踹开了喻文州住所的门,他太着急了根本没有去控制力道,以至于这一脚差点把厚重的木门踹飞出去。
喻文州被黄少天吓得缩了缩脖子,才捡到一半的书页又散落一地。
“发生什么了这么着急?”喻文州把手里残存的书页抱紧了些,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茶具,“壶里有凉好的薄荷水。”
黄少天风一般的冲过去,咕咚咕咚灌下去大半壶,又抓着袖子抹了两把脸,这才缓过气来似的冲着喻文州吼道:“我们离开这吧!”
“嗯?为什么?”喻文州愣了一下,歪着头不紧不慢地问。
“我今天去镇上——诶,我去镇上干什么来着……算了那个不重要!”黄少天又拿起茶壶灌下一大口薄荷水,“...

12 Sep 2016

雨夜 · 学徒

· 雨夜包罗线


罗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天才脑瓜有些不够用。
三个月前他还听导师提起过自己即将获得一枚金光闪闪的荣誉勋章,当时他只是去提交自己的作业,却没想到被导师逮住,被迫听完了他的絮絮叨叨。
“……那可是由神殿教廷颁发的勋章啊。”平时不苟言笑的导师是那样眉飞色舞地说着,连岁月镌刻在他额头上的皱纹似乎也因为这一好消息而悄然消失了。当然,作为一名教书育人的好导师,他也不忘以此为例来激励他的学生们。
“你以后也会有一块的。”导师摸了摸罗辑的头,“要把召唤术发扬光大啊……”
罗辑乖宝宝似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惦记着布置到一半的大召唤阵,对于导师后面又叨念了些什么已经记不太清了。
他只知道导师...

11 Sep 2016

雨夜 · 分歧

· 雨夜韩张线


韩文清发现这事儿的时候,正巧是他把张新杰从泥巴堆里刨出来的第一天夜里。
虚弱的神殿教士躺在地上睡了整整一天,韩文清虽然觉得直接在山崩形成的陡坡旁休憩实在是非常的不要命,可是他太累了,仿佛升起一簇篝火就已经耗尽了他仅剩的体能,而耳边张新杰均匀的呼吸声也似乎是一种别样的助眠。
去你妈的反正老子命大!
这样想着的韩文清也不去担忧什劳子二次崩塌,倒头就睡了过去。
……然后在半夜毫无防备的被张新杰一脚踹醒了。
作为神殿警备团的一员,韩文清在张新杰刚把脚搁在他肚子上的一瞬间就醒过来了。
他微微抬起头,在看到横亘在自己肚子上的是一截白花花的小腿之后又躺了回去。韩文清一边盯着黑漆漆的夜...

10 Sep 2016

雨夜 · 甜饼

· 雨夜方王线
· 私设炸裂,瞎几把写,放飞自我
· 老王真是不可爱【。

方士谦是和王杰希一起长大的。
作为即将从孤儿院滚蛋的大孩子们,方士谦不止一次地蹲在狭窄的围墙上,冲着站在地上抬头看他的王杰希说:“我以后想去神殿学习。”
“我知道。”王杰希觉得自己的脖子有些疼,“你就不能下来吗?”
“你就不能上来吗?”方士谦颇为过分地在围墙上坐了下来。
“我怕高。”王杰希摇摇头,“你再不下来我就去告诉院长。”
“好好好,我下来。”方士谦轻巧地从围墙上一跃而下,落在王杰希面前,“你说你怕高,那为什么还想去学魔道呢?不如跟我一起去神殿吧。”
“我不去神殿。”王杰希摸摸自己的鼻梁,断然...

01 Sep 2016

雨夜 · 报酬

· 周江吸血鬼paro,亲王周x公爵江

· 私设炸裂,欧欧西

· 昨晚想写奈何手机没电……【。


这是一个夏季常见的雷雨夜。

江波涛窝在舒适的椅子里,茫然地看着夜幕中瓢泼的暴雨,桌上有一杯奶茶寂寞的冒着热气。侍女早已被他遣走,房间里空落落的,他的影子被烛光拉长了投在墙上。

暴雨在窗外肆虐着,玻璃被雨点击打着发出令人不安的声响,神出鬼没的闪电携带着炸雷,恫吓着每一个未眠之人。

江波涛想睡,可惜他睡不了。

周泽楷半跪在地上,埋在江波涛柔软的掌心中贪婪的汲取,温热的鲜血...

22 Nov 2015
© 莲花君 | Powered by LOFTER